拍照说好两千照完两万,贵阳一20岁女孩自杀身亡

我要评论 作者:记者 田儒森 实习生 冉紫洵 王雪柔   发表日期:2019-10-30 09:34:33   [0人评论]

10月26日,贵阳女孩小薇(化名)躺在冰冷的病床上。这个年仅20岁的生命,随着她服下的11片晕车药一同消逝。

 

IMG_20191029_145149.jpg

小薇(化名)离开了。

 

导致小薇服药身亡的起因,孩子母亲金女士自称,“是被一家影楼给逼的”。

 

金女士说,女儿明明在摄影店里选择2000余元的拍摄套餐,结果却变成了1.6万。最关键的是,女儿在和影楼工作人员进行语音对话后,情绪突然失控,后来女儿服下了晕车药导致身亡。

 

为此,小薇的家属们一致认为,工作人员和女儿的这段语音通话成了女儿服药身亡的“导火索”。

 

拍完艺术照

价格让她难以承受

 

小薇,在今年9月13日,她才过完自己20岁的生日。

 

为了留住自己的青春,10月10日当天,小薇来到位于正新街的“生活视觉·女子写真摄影”影楼准备拍组艺术照。

 

一个月前,小薇才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且工资不高。为此,她选择了一套2000余元的摄影套餐。

 

IMG_20191029_143251.jpg

发票。

 

根据双方的约定,10月17日当天,小薇来到影楼拍摄了一组艺术照。

 

意外的是,这次给小薇拍照的摄影师拍了100余张,按照双方此前的约定,这次拍摄顶多也就30余张照片。

 

在选片时,摄影师给小薇看了所有拍摄的照片,称如果删了挺可惜的,希望小薇留下原片。

 

看着自己的照片,小薇确实有点心动,不过,在询问价格时,竟要2万余元(留下的原片加上其他服务)。

 

因手头紧,小薇和工作人员讨价还价,起初价格从2万余元降到1.8万余元,最后又从1.8万余元降到1.6万余元。

 

10月24日当天,在支付部分费用时,小薇还一直在告诉工作人员,称自己没有能力支付1.6万余元,希望能改便宜的套餐,但是当天没有谈成。

 

最后,在小薇支付的部分金额还是从花呗借出来进行支付。

 

协商未果

 

女孩吞下11颗晕车药

 

24日下午,支付完部分费用后,小薇回家后闷闷不乐。

 

她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自己的微信好友“你鹏哥”。

 

IMG_20191029_144224.jpg

聊天记录。

 

在两人的谈话记录里,小薇一直埋怨影楼给她的价格太高了,她想要更便宜的价格。可是,影楼方面不同意,同时还称,按照协议的话,如果她单方违约,还得支付30%的违约金。

 

接着,小薇还把双方的协议截图发给了好友“你鹏哥”。与此同时,她还将影楼工作人员倪某的微信推给了对方。

 

IMG_20191029_161057.jpg

朋友圈截图。

 

为了帮助小薇了解情况,好友“你鹏哥”立即加了倪某微信,两人就小薇1.6万元的摄影套餐进行了咨询与解答。

 

24日下午6点过,倪某在和“你鹏哥”聊天过后,给小薇打了一个微信语音通话,结果,通话结束后,小薇的情绪一下发生了变化。

 

小薇向倪某追问道:难道这样肮脏的事要让我遇到吗?要逼我吗?哥,跟抑郁症患者,刚犯心脏病的人下套吗?安眠药早买好了,要逼我吗?

 

倪某看到后,简单的建议小薇最好不要服用安眠药 。

 

次日(25日),小薇在朋友唐先生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影楼,想与影楼继续协商。据唐先生透露,当天两人被喊到一个小房间里,影楼销售说不要照片也可以,但需要支付30%违约金。

 

“小薇听到后,脸色都变了”。唐先生说,他担心再聊下去肯定会出事,他便把销售喊到边上给他们说,不要这样逼她。

 

IMG_20191029_161127.jpg

朋友圈截图。

 

果真,仅仅过去一天时间,在26日早上7:13分,小薇发了一条朋友圈:又想自杀了,每天都很煎熬,为了不影响别人的感受,都尽量保持微笑面对,和足够的耐心。

 

7:47分,半小时后,小薇又发了一条朋友圈:舅舅我!(救救我)

 

结果,当小薇的妈妈和爸爸回家后,才发现女儿吃下了11颗晕车药。

 

最难以让夫妻俩接受的是,最后无论医生怎么抢救,女儿永远也没有再睁开眼睛。

 

事后,家属翻开小薇和影楼工作人员倪某的微信对话后,才意外发现周四当天两人的聊天记录。

 

女儿的母亲金女士说,就是倪某和她女儿通了1分钟的语音后,女儿的情绪才发生了变化,这谈话内容她们家属怀疑是否是倪某刺激了女儿,所以才导致女儿情绪异常波动,为此,他们认为这通电话应该是导致她女儿服药身亡的“导火索”。

 

涉事工作人员回应

 

没有任何威胁言语

 

事情到底咋回事?下午三点过,都市新闻记者跟随小薇家属一起来到了“生活视觉·女子写真摄影”影楼。

 

巧的是,正好遇到了影楼工作人员倪某。

 

对于套餐为何从2000余元涨到1.6万余元,倪某说,当时拍摄时,换了四套衣服,每套拍30张照片,最后就有了100多张照片。在选照片时,很多照片小薇都喜欢,不舍得删,按照每张100元计算以及相框的费用,差不多在2万多。

 

倪某坦言,当时小薇确实也提出自己没有那么多钱支付,后来她还跟影楼讨价还价,从最初的2万余元降到1.8万余元,最后又从1.8万余元降到1.6万余元。

 

而对于家属质疑的通话记录里到底谈了什么内容,导致小薇情绪突然失控。倪某说,当时他就问小薇还在游戏厅里抓布娃娃没有,回家没有,并让她改天再到店里商量改套餐,减费用的事宜,对于什么威胁的话,他根本没提。

 

“是不是他表哥(你鹏哥)跟她转诉时,意思表达错了。”倪某说,在小薇情绪失控前,他确实和小薇的表哥(你鹏哥)在讨论1.6万元的套餐问题。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倪某还主动前往派出所,希望警方帮忙调取当时他和小薇的通话内容,以表自己的清白。

 

然而,由于没有立案,民警告诉倪某,暂时无法调取当时两人的聊天内容。

 

据了解,目前,家属将在明天下午,在民警的协调下,和影楼进行第一次协商。目前,小薇的尸体仍未进行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