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在贵阳红边门、你来自江西……9位寻亲者在铜仁找到家人,现场抱头痛哭

我要评论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9-09-08 21:38:23   [0人评论]

  

8日上午9时,2019贵州铜仁“大数据+公益 ”宝贝回家寻亲公益活动在铜仁市万山区行政学校举行,本次活动共有18名疑似多年前从贵州丢失或被拐的孩子来到寻亲会现场寻亲,最终通过鉴定和现场确认,9名寻亲者成功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宝贝回家活动现场.jpg

宝贝回家活动现场

 

满满寻亲会场 满满的希望

 

早上7点,在行政学校外的安检大门外,闻讯赶来寻亲的父母们焦急的排起了长队,迫不及待的希望早点能进入会场,多一点现场交流的时间,寻找到孩子希望就会大一些。

 

会场外的寻亲信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展板,找孩子的父母们一过安检就立刻来到这些展板前,目不转睛的检索着上面所有的信息。

 

现场,大量的寻亲者闻讯赶来.jpg

现场,大量的寻亲者闻讯赶来

 

记者先前从“宝贝回家”志愿者处获悉,本次寻亲活动共有18名走失和被拐的人员来到现场,而这18个人除了是寻亲者外,更多的是带来了希望。

 

“我们一听到这点有18个娃娃,昨天就赶来了”。来自六盘水的景丽和姐姐拿着侄儿子的照片,哭诉着这二十五年来的寻亲路。

 

大约25年前,小侄儿两岁,因为弟弟和弟媳都比较忙,没时间照看孩子,于是请了当地的一户人家代为照看,景丽她们每个月也会去看看小侄子。

 

一名遵义的寻亲者举着女儿的照片在现场.jpg

一名遵义的寻亲者举着女儿的照片

 

一天,有人突然找到家人,称小侄儿已经被拐卖到福建,从此了无音讯。二十多年来只要听说任何地方有相关的线索,一家人就集体出动。但一直没有找到。

 

期间,弟弟在一次意外中不幸过世,现在找孩子的事就落在景丽和几个姐姐的身上。

 

“只要晓得,我们都去”。类似这样大型的寻亲活动,她们也参加了多次。但截至目前,小侄儿一直没有任何音讯,景丽等人的寻亲路从未间断。

 

贵州媳妇 你来自江西

 

在台下的林云生和父母一直关注台上的一举一动.jpg

在台下的林云生和父母一直关注台上的一举一动

 

“啧啧........。”早上8点30分许,寻亲会场大门外,来自江西男上饶子林云生焦急的等待着志愿者带他们入场,嘴里时不时发出的声响把他迫切见到亲人的情心情显露无疑。

 

“我一看到照片就确认了”,林云生告诉记者,7日晚上他和父母抵达铜仁后就马不停蹄的感到现场。

 

当晚父母和自己在会场外的展板上看到一名叫“林小花”的寻亲者后,三人抱头痛哭。他们认定,图片上的林小花就是自己的家人,不需任何医学认定。

 

甚至,7日晚上他们就想见到林小花,然而根据会场流程,他们还是需要在8日的寻亲会现场进行确认。

 

林小花现居住在遵义仁怀,是本次活动的一名寻亲者。她本人介绍称十五岁和父母吵架后离家出走后又被拐到了贵州。

 

自己只记得出生年月为1984年9月22日,爸爸叫林贤松,哥哥叫林云生,妈妈叫周云蓝。也知道家是江西省上饶市。

 

寻亲活动一开始,所有的寻亲者都先亮相舞台。

 

“是第三个.......”,林云生指着台上的林小花抽泣的告诉父母,台上的那名姑娘就是自己的妹妹。

 

此时,父母两人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确认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抹了抹眼里的泪水。

 

“下面我们将有请一个特殊的家庭......”。几名寻亲者上台后,主持人突然把林云生以及其父母请到舞台中央。

 

“我是林小花的哥哥......”。走到舞台中央,林云生冒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想告诉大家,他们已确认林小花就是自己的家人。

 

原来,根据志愿者反应,有两名寻亲者的情况比较符合林云生走失妹妹的情况,同时主持人还将两名寻亲者请到舞台上。

 

林云生抱着妹妹林小花大哭.jpg

林云生抱着妹妹林小花大哭

 

“妈......妈......终于找到你了”。

 

和另一名寻亲者一起上台的林小花很自然的走到林云生旁边,没等林云生作出反应,林小花一头扎进林母怀里,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响彻整个会场。后来,四个人抱着哭成一团,已完全无法控制的林云生抱着妹妹,仰天长泣。

 

一家人在舞台上相认后才道出了林小花走失被拐的原委。原来,林小花15岁时因外出打工的事与父母闹了矛盾,双方僵持下林小花选择了离家出走,最后被人拐卖到贵州。

 

目前,林小花已在贵州仁怀成了家,并育有一对子女。

 

“我们要去她家看看”,林云生告诉记者,这几天会抽空去看下外甥和外甥女,之后想把林小花接到江西去过中秋节。

 

孙玉娟,你家在贵阳红边门

 

贵阳女孩孙玉娟从小被拐至河北保定.jpg

贵阳女孩孙玉娟从小被拐至河北保定

 

孙玉娟应该是所有寻亲者中较为特殊的一位,因为她大概只从养父母处得知,自己是贵州人。除此外,她一无所知。

 

孙玉娟称,或许当时自己被拐时被喂了药,以至于自己几乎对老家和被拐没有任何记忆。

 

“大家好,我叫孙玉娟,来自河北保定。”孙玉娟被请上舞台,因为信息缺失太多,她显得很没有信心。

 

然而,在现场,一对大约60岁的贵阳夫妻在孙玉娟走上舞台后也跟了上来。原来,这对夫妻在志愿者的帮助下经对比初步认定,孙玉娟及有可能就是夫妻俩丢失的女儿。

 

即便如此,但在妻子许莲菊的记忆中,女儿的两个手腕有明显伤痕,而脸上一侧有个小痣,而在舞台上,夫妻俩经过仔细查看,这些特征孙玉娟身上都没有。

 

双方是否存在血缘关系,他们自己都没有谱,好在许阿姨和孙玉娟都验了血。看到双方的情况,主持人拿出了双方DNA比对结果,确定孙玉娟就是许莲菊的亲生女儿。

 

“原来我们住在红边门”,许莲菊阿姨告诉记者,当年孙玉娟被抱走时才2岁多一点,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当时也恰逢中秋节前夕,许阿姨和爱人都忙于小生意的事,就把孙玉娟和哥哥留在了家中。

 

忙完后,许阿姨的爱人回家时,哥哥称:妹妹走出去了。

 

因为当时俩孩子都还小,也提供不出任何信息,也从此开始了长达32年的寻女之路。

 

而值得庆幸的是,孙玉娟被拐到河北保定后,养父母对她都还不错。目前也成了家,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他养我小,我养他老。”孙玉娟在现场说,由于养母已过世,目前只有养父一人生活。所以自己一定会对养父尽到赡养的义务。

 

说罢,全场对这个言辞不多贵阳女孩报以热烈的掌声。

 

中秋节前夕被拐,中秋节前夕,孙玉娟回家了。她告诉记者,这几天她将和父母去贵阳看哥哥,之后就返回河北。而许阿姨也告诉记者,她虽然给了孙玉娟生命,但却未能尽到抚养的责任和义务,之后她和丈夫将前往保定看望养育了孙玉娟的养父。

 

一口贵州话 小伙怀疑自己是毕节人

 

黄天宝怀疑自己的老家在毕节.jpg

黄天宝怀疑自己的老家在毕节

 

与上面的寻亲人相比,黄宝华则没有那么幸运。

 

“我叫黄宝华,来自福建。”37岁的黄宝华来自福建,而当他走上舞台时,一口地道的毕节话在现场引起了关注。在他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极其爱喝酒和打牌的人,一喝醉,对家人就是一顿拳脚。

 

不堪家暴的母亲和姐姐先于自己相继离开了家,黄宝华之后也因无法忍受父亲的毒打离家出走。没走多远,大概是在一个路口处,一中年男子看到他后称自己是父亲叫来接自己的。

 

一个6岁左右的孩子,根本分辨不了是非,黄宝华跟着男人离开了。据黄宝华称,大概是坐了几天的火车,自己被带到了福建安溪,卖到一户人家中。

 

这户人家没有孩子,对黄宝华也不好,经常遭到暴打。之后又被卖到了泉州,同样每天被打。不堪忍受的他再次选择离家出走。

 

幸亏自己遇上了一个捡拾垃圾为生的中年男人,看到黄宝华可怜,男人收养了他。于是,黄宝华跟着养父到处捡垃圾为生。

 

黄宝华记得,自己被拐的时间应该是刚去上学时,就读的小学旁边紧挨着有一所小学,从老家到贵阳中间会经过一座不大的桥。

 

然而,凭借这些零碎的记忆,黄宝华没有在现场找到自己的亲人。

 

“贵州话改不了”,黄宝华告诉记者,自己被像商品一样倒卖了两次,到过很多地方。虽然也学会了闽南语,但却始终无法忘记自己那口地道的贵州话,大家一听就判断是贵州毕节一带的人。

 

纵使乡音不改,但年华已逝。采访最后,黄宝华说,虽然自己因为被父亲毒打而离家出走,在外漂泊了30多年。但他还是愿意选择原谅父亲,经历了这么多后,他深知没有一个家是多么的痛苦和残忍。

 

据了解,黄宝华也曾多次前往毕节寻找家人的线索,但由于能力有限,至今依旧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活动当天,通过“宝贝回家”及当地相关部门的努力,共有9名寻亲者找到了自己的父母,而另外9名走失或被拐人依旧需要再次踏上寻亲之旅。

 

陈友全通过比对,找到了自己的父亲.jpg

陈友全通过比对,找到了自己的父亲

 

此外,记者也发现,除了主办方组织的这18名寻亲者外,现场还有大量的寻亲人,他们来自贵阳、六盘水、重庆、成都等等。在现场,为了找到走失和被拐的孩子,他们将自己制作的海报挂在胸前,仔细的向宝贝回家志愿者打听着各种各样的信息。

 

截至活动结束时,大量的寻亲者来到现场,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采集血样。

 

寻亲现场.jpg

寻亲现场

 

再过几天,就是中国传统的中秋佳节,当天的这些寻亲者中,少部分人踏上了归途,而大多数的人却依旧在需要在寻亲的道路上努力继续前行,他们不会放弃,更不能割舍掉那份血脉相连的亲情。

 

 

都市新闻

记者 廖尚海

编辑 黄盈莹

校对 王浩

编审 钟俊怡 周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