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学堂举办春季论辩会 人工智能写诗你支持吗?

我要评论 作者:赵毫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9-04-14 14:14:19   [0人评论]


论辩会现场

  4月13日,2019年孔学堂春季论辩大会举行,受邀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著名诗人严寿澂,南方科技大学人文社会部讲席教授、原北大中文系主任陈跃红,中山大学中文系研究员、著名诗人程羽黑,中南民族大学中文系特聘教授、中国词学会会长王兆鹏4位嘉宾,围绕“李白很生气:人工智能能写诗?”这一辩题,从支持或反对写诗这一角度展开论辩。
 
  活动现场,由严寿澂、程羽黑组成的正方,与陈跃红、王兆鹏组成的反方,围绕该不该捍卫人写诗的神圣价值和地位,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对于21世纪的文学、知识系统、价值系统、社会伦理等可能带来的影响等进行激辩。此次大会,由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图书馆馆长、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会长胡晓明主持。
 
  【正方】
 
  严寿澂:人工智能没有独创的能力
 
  什么是人工智能?什么是文学?好的文学作品的标准是什么?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过去认为好的,现在标准变了,机器是否知道,这是个问题。我认为,人工智能对文学的影响并不是太大,比如写诗,人工智能最多是模仿,至少现在还没有出现优秀的诗歌作品,足以跟杜甫之类的媲美。
 
  陈跃红教授说深圳有一千多家人工智能公司,从逻辑上来讲,那些工作是人做的,而不是机器自己在做,还得靠人。另外,机器人写诗说穿了是数据,数据从哪里来?是千百年过去的作品,而不是自己的创造。关键的一点是,人工智能没有自己独创的能力。人工智能再怎么厉害,背后的算法也是人设计的,因此所讲的人工智能,起决定作用的是人,而不是机器。
 
  程羽黑:人工智能写诗只能是模仿
 
  人工智能有无与伦比的写作速度,可以把《李白全集》《杜甫全集》,甚至《莎士比亚全集》给打出来。其实,这样的过程一千年前就有人在做,就是中国古代的类书,把一些句子集中起来,给一些写诗的人作参考。可见人工智能就是一个类书的作用,而不是写书。关键的是,人工智能没有类似于人类感情的审美,即使写出漂亮的句子,也只能是完成模仿人的句子,而不可能有隐喻,也没有背后的所思,写出来的诗句看似很美丽,但是无意义,因为背后是无意识的行为,没有情感主体。情感是没办法分割的,每一个人一生的情感,我们全人类的情感怎么计算?机器是没法计算的。人工智能写诗只能是低层次的类型文学,很容易代替郭敬明,但永远代替不了曹雪芹。
 
  【反方】
 
  陈跃红:机器人写诗是新的文学类型
 
  机器人写诗是机器写作的一个部分,现在已经是人工智能研究的一个大类。今天大家在智能手机和智能电视上阅读和看到的大量新闻,基本上都是机器写的。机器写诗有两个因素要考量,一是写什么样的诗?一般的诗、模仿的诗还是好诗、经典的诗? 就经典诗歌的层面而言,现在还看不到突破,因为人工智能发展的时间很短,但是在一般诗歌的层面上,无论大家知道的小冰还是它出版的诗集,都已达到了一般标准。
 
  假定机器人写诗超不过莎士比亚、超不过李白、杜甫,但是它会不会是一个新的文类? 如小冰就已经写出3万多首诗,部分诗歌在网络上的采购已经超过10万多册。你能说它不是诗吗? 因此,我认为人工智能写作、机器写诗是一个趋势,它为我们增加了一个新的文类。
 
  王兆鹏:人工智能写诗有其特殊优势
 
  写诗有三大要素,第一是要表达人的情感,第二是有了情感需要词汇来表达,第三是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表达。而在这三个方面,人工智能有其特殊优势。虽然目前人工智能不能理解人类情感,但今后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工智能可以感知人类情感并加以分析,通过学习上百万首诗词的所有表现方法并进行分析和最优化的组合,是可以写出比较好的诗的。至于是否能超过人,还需时间来观察。
 
  机器写诗背后虽然没有一个活生生的诗人,但可以作为一种脱离创作者而独立存在的文学类型。文学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离开作者就没法理解的,另一种是离开了作者仍然可以理解的,机器写诗就可以是后一种。我们说机器写诗,其实不是要代替人写诗,就像我们用印刷体字的同时,同样也有手写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