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生的孩子性别“变”了 医院称护士疏忽造成

我要评论 作者:李坚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8-11-28 10:15:49   [0人评论]

11月21日,来自毕节的产妇徐某,在贵阳市五眼桥附近的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产下了一名婴儿,因为医院护士的一时疏忽,这个婴儿的性别从最初的“男婴”,在7个多小时后“变成”了女婴,双方因此出现了争执。

刚出生没几天的女婴


转介卡记录改动的情况,医院也进行了解释。

    11月21日,来自毕节的产妇徐某,在贵阳市五眼桥附近的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产下了一名婴儿,因为医院护士的一时疏忽,这个婴儿的性别从最初的“男婴”,在7个多小时后“变成”了女婴,双方因此出现了争执。
 
    5天后,记者从医院方面获悉,现在双方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通过DNA亲子鉴定确认小孩是否弄错。双方已经在24日共同委托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做出第三方的司法鉴定。“确实是我们双方一起去委托的鉴定,现在大家都在等鉴定结果。”孩子的父亲刘某向记者介绍。
 
    出生后才7个小时  孩子性别竟然变了
 
    11月21日晚上8点左右,23岁的产妇徐某进入了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分娩,22日凌晨0点54分,孩子顺利出生,“孩子出生没多久,一个女护士出来跟我们说,我老婆生的是个儿子。”孩子父亲刘某说,因为是深夜,忙完孩子的事情都3点多了,他们把孩子接到病房后,因为都很累就直接睡下了,并没有看孩子的性别。
 
    第二天早上8点多,护士到病房抱孩子去洗澡,护士打开襁褓后发现是女孩,和孩子的手腕带登记的性别不一致,立即上报给护士长。“孩子刚出生的时候说是男孩,中间才隔几个小时,再抱去洗澡时却是女孩,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我们的?”孩子父亲说,他们当时都搞蒙了,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护士长发现不对后,立即找当时的医生和护士了解情况。“这天晚上我们医院只有他们家一个孩子出生,不可能出现抱错小孩的情况。”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妇产科护士长潘凤琴向记者介绍,他们立即向孩子的父亲说明情况并道歉,同时医院为了表示歉意,还提出减免医疗费。对产妇亲属的异议,医院也给了几个处理的途径,但产妇的亲属并不认同,认为这不是退不退费的事,孩子是男是女也不是关键问题,关键是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值班护士承认犯错  “是我造成误会”
 
    11月27日,在贵阳求恩百姓综合医院内,记者见到了当时的值班护士黄珍珍,她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我工作才一个多月,当时产妇因为出现胎盘粘连、出血较多的情况,主治医生让我去给产妇推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我一紧张没顾上看孩子的性别,推完药后,听到其他医护人员聊天时,谈到了一个男娃娃,我就听成了产妇是生的‘男娃娃’。”黄珍珍说。
 
    原来,给徐某接生的另一名医生,在半夜收到一名即将临盆的产妇。按照惯例,需要询问这名新入院产妇的病史,得知她的头胎为男孩,所以就在进入徐某所在产房时提及此事告知其他医护人员。
 
    当时,紧张的黄珍珍就把听到的这另一孕妇第一胎是“男娃娃”的事情,误认为就是徐某出生孩子的性别,她在走出产房时碰到徐某爱人刘某问起孩子性别,就告诉他生的是“男娃娃”。
 
    在医院里,这家医院负责接生的妇产科副主任医师邹时玲也拿出了分娩记录,上面确实显示分娩的是一名体重3300克,身长50厘米的女婴。
 
    “家属给我们反映的是,孩子出生后,有些记录的性别从‘男’改成了‘女’,这是怎么回事?”面对记者的疑问,护士长潘凤琴解释称,这是孩子做听力筛查时,医院开了一张转介卡,因为这个卡每个孩子只有一张,当时的护士想着节约这张卡,就直接在这张单子上进行了修改,实际上是把之前错误的性别更正过来。
 
    双方达成一致意见  医院出钱做亲子鉴定
 
    事情发生后,双方因为孩子是否搞错的问题,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最后不得不报警请求警方来处理。“通过朝阳派出所民警的介入调解后,我们家属和医院,双方共同委托贵州医科大学法医司法鉴定中心对孩子和母亲做DNA亲子鉴定。”孩子父亲刘某说,现在大家都在等待鉴定结果。
 
    在医院提供的协议和司法鉴定委托书中,记者看到,双方达成协议——由医院出资2400元,对孩子和徐某进行亲子鉴定。11月24日签订的司法鉴定委托书显示,双方在“鉴定用途”中写的是“怀疑抱错”,而且约定双方共同取鉴定结果。
 
    南明区卫计委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他们已经对此事进行了调查,现在正等待新生儿和产妇徐某亲子鉴定的结果。“鉴定结果出来后,如果这个孩子确实是徐某的,那么这个事情就没问题,如果孩子不是徐某的,那我们下一步将移交给公安部门,它就是一个刑事案件。同时,针对现在出现的情况,卫计委将加强对医院的诊疗行为进行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