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屋建了6年收到强拆违建通知 房主状告城管局

我要评论 作者:徐子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8-09-12 09:32:02   [0人评论]

自家修建的楼房将被强拆了,龙里县龙山镇牛打场组的村民龙某某一纸诉状将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告上了都匀市人民法院。近日,都匀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撤销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对龙某某作出的

龙某某的房屋

    自家修建的楼房将被强拆了,龙里县龙山镇牛打场组的村民龙某某一纸诉状将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告上了都匀市人民法院。近日,都匀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撤销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对龙某某作出的《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
 
    回顾:房屋建了6年,突然收到强拆通知
 
    判决书显示:原告龙某某诉称,2012年原告因住房紧张,自筹资金在龙里县龙山镇牛打场组自家宅基地上修建民房。2015年龙山镇政府进行了确权登记。当时,原告在建好房后一直没有补办相关建房手续,政府也未认定原告修建的房屋是违章建筑,直到2016年规划修建龙溪大道项目,原告自建房刚好在征收范围内。
 
    可是,在2017年12月29日,原告收到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作出的《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被告知其所建房屋为违章建筑,将被强制拆除。之后又收到被告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作出的《拆除违法建设催告书》、《限期拆除告知书》等。
 
    因而龙某某认为其房屋修建完工已6年,已经合法存在,仅仅没有补办相关手续,与套取利益种房的行为完全不同,不属于违章建筑。
 
    诉讼:一纸诉状告到法院
 
    2018年5月15日,龙某某一纸诉状将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告到法院,请求依法判决确认被告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作出的《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违法,都匀市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记者从判决书上看到,在审理过程中,原告龙某某向法院提供相关证据称,在先收到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后,才收到催告书等,拟证明被告没有依法告知原告,程序违法。同时通过证人现场证言,拟证明原告房屋加层部分2012年12月已经建成。
 
    对此,被告辩称:原告未办理任何建房审批手续,在县城规划区内修建房屋,其房屋系违法建筑,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根据中央、省、州、县有关文件,被告有权作出被诉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正确;被告在作出强制拆除决定前,按照法律规定送达了相关法律文书,告知原告具有陈述和申辩以及申请听证的权利,但直到责令原告自行拆除期限届满,原告都未行使权利,也不自行拆除违法建筑,并在法庭上出示了相关证据,拟证明所作出的“强拆决定”行政行为符合相关政策法规。
 
    判决:撤销强拆违建决定
 
    最终,经法院审理查明,本案中,被告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未能提供龙里县人民政府“责成”其作出《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的证据材料,其作出被诉《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属于超越职权,应予撤销。
 
    原告未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在龙里县城规划区内修建房屋,属违法建设,原告诉称被告认定其房屋系违法建设事实不清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被告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虽有权对原告作出责令限期自行拆除违法建设的行政处罚,但原告享有在法定期限内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行政诉讼的救济权利,在此期间被告不得强制执行,只有待原告穷尽全部救济途径后,仍不履行拆除违法建筑的义务时,被告才有权依法对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而且在作出强制拆除决定前,应当向原告发出书面催告通知,同时向社会公告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内容,还应当听取原告的陈述和申辩,催告通知书或公告催告履行的期限届满后,原告仍拒不履行拆除义务的,被告才能作出强制拆除违法建筑的决定。
 
    本案中被告向原告作出《责令限期自行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4日后即作出《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剥夺了原告对《责令限期自行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不服的救济权利,属程序违法,依法应予以撤销。
 
    原告龙某某虽请求被告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作出被诉行政强制执行决定违法,但该行政强制执行决定并未实际执行,仍具有可撤销的内容,应判决予以撤销。
 
    对此,法院判决:撤销被告龙里县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于2017年12月29日对原告龙某某作出的《强制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