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首先要的就是爱心” 儿科主任崔玉霞

我要评论 发表日期:2018-08-10 10:00:37   [0人评论]

 

崔主任(左一)为孩子检查身体。

本报记者罗欢 摄影报道

儿科医生接触的是我们人类中,抵抗力最差,最容易生病的一类人群,把他们医好,承载的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崔玉霞,贵州省人民医院儿科主任,贵州医科大学、遵义医科大学、贵州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从事儿科医教研工作26年。

做儿科医生 要做到爱心、细心、耐心和高度的责任心

“儿科有时候是门哑科,因为有的孩子太小,还不能清晰表达身体的病痛,有时会闹个不停,家长有时对孩子病情描述不准确,而小孩病情变化又快,因此家长十分心急,希望能马上减轻孩子痛苦。这些我们都可以理解,儿科医生要把爱心作为平常心,并做到细心、耐心和高度的责任心。”崔玉霞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作为一名长期工作在临床一线的儿科医生,崔玉霞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和医德医风,始终以护卫儿童健康为己任,对工作精益求精,对患者极端负责,受到社会和患者的广泛好评,所带领的贵州省人民医院儿科为贵州省重点专科、贵州省人民医院重点学科,贵州省儿科医疗质量控制中心,因工作出色,曾被推选为贵州省第十届妇女代表大会代表,荣获贵州省人民医院2009-2011年度优秀共产党员和贵州省人民医院第四届“十佳职工”等光荣称号。

此次当选贵州省第二届“百名优秀医生”,面对记者的采访,崔玉霞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当儿科医生26年,给那么多孩子看过病,我始终坚持一条:对待小孩子要有充足的爱心。”

流感高发不懈怠 因骨折只能站着“看诊”

“说实话,当儿科医生很累。从医26年,有时候大年三十还在看病查房,都已经习惯了。”崔玉霞说,“从早起开始看病,忙得一口水都顾不上喝。常常这边快下班了,门口还有一大堆病人。”崔玉霞说,这是很多儿科医生工作的真实写照。

去年流感“席卷”全国,贵州的许多孩子也未能幸免,据崔玉霞回忆,那段时间医院儿科就如同“打仗”一般,24小时轮轴转基本得不到休息。更不幸的时,一次意外,崔玉霞骶骨骨折,不能坐立。

“怎么办?全科医护人员都在‘战斗’,我作为‘大家长’,又怎么能休息养伤……”于是,崔玉霞带着伤坚持站着看诊,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同事看了都很心疼,而忙碌中的她却早已忘却了骨折的疼痛。

此外,当年刚刚生下女儿休完产假的她因为医院人手短缺不得不断奶,马上回医院当总住院医师,一个星期只能回家一次;襁褓中的女儿患病自己因为上班无法照顾,孩子腹泻脱水,她却只能留下辛酸的泪水;为了继续进修学习提高专业技能,她赴外攻读博士一去就是三年,无暇照顾家人、孩子……这些旁人看着心疼、听着辛酸的故事,在崔玉霞看来却是“常事”,她说都习惯了,多少儿科医生都是这样过来的。

贵州唯一一位荣获“中国儿科医学奥斯卡奖”

功夫不负有心人,崔玉霞的努力付出有了回报。她主持和参与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省厅级科研课题16项,发表科研论文60余篇,所主持的科研课题《RNA干扰技术抗呼吸道合胞病毒的研究》分别获第七届宋庆龄基金儿科医学成果奖,该奖被誉为“中国儿科医学奥斯卡奖”,系贵州省首次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次获得该奖项。此外,还获得贵州省医学科技一等奖和贵州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各一项,荣获2015年第六届贵州省优秀科技工作者光荣称号。

记者了解到,由于儿科医疗风险大,儿科医师严重匮乏,为缓解基层医院儿科医师短缺的情况。近三年来,崔玉霞受贵州省卫计委的委托,带领儿科质控中心在全国范围内领先开展了儿科转岗医师培训和儿科骨干医师培训,完成了第一、二期132名县乡级医院转岗医师和85名县级儿科骨干医师的培训,第三期87名转岗医师正在培训中,为全省培养儿科基层骨干技术人员近300人,使全省儿科医师短缺的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得到缓解,该项工作受到国家卫计委的高度认可和贵州省卫计委的表彰。

崔玉霞告诉记者,儿科是全面研究小儿时期身心发育、保健以及疾病防治的综合学科,儿科的特点决定了作为儿科医生要有综合知识,更要有经验,她从事儿科工作这些年,一直在不断积累临床经验。儿科医生培养是一个艰辛的过程,一个好的儿科医生培养更难。所以,我们应关爱他们,支持他们,因为只有他们才能在给患儿就诊时给出及时专业的判断,最大程度减轻患儿的痛苦。

崔玉霞说,她喜欢儿童,喜欢他们的天真无邪,更喜欢他们康复后活泼跳跃的身影。所以她耐心倾听每一位患儿家长的陈述,解答他们的疑惑,仔细为患儿检查,对症处理。毕竟孩子的病情牵动着每一个家庭、每一位父母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