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在贵阳火车站走失 荷兰华裔女孩回国寻亲

我要评论 作者:田儒森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8-04-11 10:34:03   [0人评论]

嗨,贝拉(Vera),为什么是黄皮肤黑眼睛呢?怎么长得和父母不一样呢?难道是被收养来的吗?上高中时,同学们总是这样质疑贝拉的身世,往往这时,贝拉(中文:魏芳)心里就会莫名地疼痛,因为她知道,中国的父母把她给弄丢了,这些年,是她养父母将她带到荷兰,并抚养她长大

找中国亲生父母的魏芳同学


魏芳小时候的照片


魏芳右手背上的伤疤

    嗨,贝拉(Vera),为什么是黄皮肤黑眼睛呢?怎么长得和父母不一样呢?难道是被收养来的吗?
 
    上高中时,同学们总是这样质疑贝拉的身世,往往这时,贝拉(中文:魏芳)心里就会莫名地疼痛,因为她知道,中国的父母把她给弄丢了,这些年,是她养父母将她带到荷兰,并抚养她长大成人。
 
    于是,魏芳下定决心,“高中毕业后,我要回中国学中文,我要寻找到我中国的父母。”
 
    意外  两岁在贵阳火车站走失
 
    1993年3月20日,贵阳火车站售票厅里人头涌动,突然在人群中,传来一阵阵小女孩的哭声,循声望去,只见一位年仅大约2岁的小女孩,疑是与家人走丢,把眼睛给哭红了。
 
    “谁家的小孩走丢了?”很快,火车站的广播里重复地播放着寻人启事的消息,但小女孩的父母却一直没有出现。
 
    因为当时找不到小女孩的父母,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只好将小女孩送到派出所。事后,派出所民警又将小女孩送到了贵阳市儿童福利院。在那里,福利院的阿姨们给她起名叫——魏芳。
 
    在福利院生活两年后,一对荷兰籍夫妇领养了魏芳。1995年,4岁的魏芳跟随养父母前往荷兰生活,起初,面对新的环境,陌生的语言,魏芳总是躲在被子里把眼睛哭肿。后来,在养父母的帮助下,魏芳慢慢地学会了荷兰语,在彼此的交流中,她也慢慢地感受到养父母对她的爱,度过了欢乐的童年时光。
 
    伤痛  深夜里经常独自流泪
 
    “贝拉,你为什么是黄皮肤黑眼睛?你是中国人吗?”“贝拉,你父母的皮肤和你的也不一样,难道你是他们收养的孩子吗?”魏芳上了高中后,总会有人这样问她。
 
    “有时,我甚至会这样认为,被收养这件事,让高中的我觉得很丢人。”魏芳坦言说,有时她也很困惑,为什么父母和身边的人都跟她长得不一样,“难道,我真是被亲生父母遗弃了吗?”每当想到这,她的心总是很痛很痛。
 
    “也可能是当时父母的生活很困难吧。”虽然魏芳有时会憎恨自己的亲生父母,不过,她很快又给父母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她不希望自己的亲生父母真的将她丢下。
 
    但不管怎么给自己疗伤,魏芳仍无法忘掉这段往事。“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会莫名地流泪,会感到难过。”魏芳回忆说,在荷兰的这些年,许多个夜晚里,她会莫名的想念中国的父母,虽然记不清他们的面容,但只要一想到他们,她就习惯把自己关在一个安静封闭的空间里,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兽,选择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另外,她也经常会选择在没有人的地方,听着一些伤感的歌曲,希望从中获得慰藉。
 
    心愿  为找父母,学习中文
 
    高中毕业那年,18岁的魏芳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回中国学中文,那样的话,我才能去找他们。”2010年,魏芳第一次和养父母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宝贝,去吧,我们支持你。”养父母给了魏芳很大的帮助及鼓励。2010年,魏芳从荷兰来到贵州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努力地学习中文。
 
    不过,不知道身在何处的亲生父母,不知道位于何处的家乡,也记不清父母的长相,仅凭福利院给她取的一个名字及猜测的年龄,再加上只有一个关于中国家庭的记忆,一个房间里面,墙上挂着有肉,仅凭这些,寻亲谈何容易?于是,魏芳右手背上的一块被火烫伤的疤痕,便成了她寻找父母的唯一线索。
 
    “我知道信息量太少,很难找到他们,但是如果我现在不去找他们,我肯定会后悔,对此,不管最后结局如何,我都要去做这件事。”
 
    为了找到更多关于自己身世和亲生父母的线索,魏芳去过北京民政部门查询自己出国的档案资料,去过公安局进行DNA录取,也联系过“宝贝回家”……
 
    今年3月,她还邀请4名同学,在花果园一带发了一下午的寻人启事宣传单。只要见到路人,魏芳就会用她极为生疏的中文说,“你好,我是魏芳,我在找我中国的父母,请大家帮帮忙,谢谢了。”
 
    期盼  找到一些线索
 
    因多次寻找无果,很长一段时间,魏芳曾陷入了绝望。“爸、妈,你们在哪?我挺想你们的。”
 
    目前,魏芳在贵大留学,“因为我不知道我来自何处,我是谁,我的亲生父母在哪儿?他们过得好吗?我真心希望有一天能找到他们,告诉他们我过得挺好。”魏芳说。
 
    魏芳也曾幻想过与亲生父母相见的那一瞬,可能是一句“爸妈,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我挺想你们的。”但是相对于话语,魏芳更愿意相信,也许拥抱和眼泪将会诠释一切。
 
    魏芳有一个心愿,如果在今年能够找到父母的一些有用的线索,愿意再花1年的时间呆在贵阳,继续一边学习中文,一边寻找亲人。因为她心中始终坚持着一个信念,她期待者心里的向往必定能得到父母爱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