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里银行行长灭门案一审开庭 被告人当庭认罪

我要评论 作者:刘佑清 徐子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8-02-12 10:18:53   [0人评论]

1998年10月17日深夜。贵州省凯里市电影放映公司楼道内,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被人用钝器击头、匕首刺穿胸膛遇难,配枪丢失。

开庭的法院


市民排队领旁听证


银行行长一家被杀害时所居住的宿舍楼。 本报记者杨兴波 摄


黄德坤(图片来源于网络)

    1998年10月17日深夜。贵州省凯里市电影放映公司楼道内,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安坤,被人用钝器击头、匕首刺穿胸膛遇难,配枪丢失。
 
    44天后的12月1日,小城再发命案。时任某银行凯里支行行长乐贵建、妻子房晓远以及14岁女儿娴娴(化名)被枪击、刀捅夺命,遭遇灭门。一同被杀害的,还有邻居刘巧云。
 
    这两起备受关注的案子,被称为“凯里两案”(本报2016年12月16日曾报道)。
 
    2018年2月11日,轰动全国的“派出所副所长被杀案”和“凯里银行行长灭门案”在贵州省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黔东南州人民检察院以抢劫枪支弹药罪、抢劫罪、受贿罪和贪污罪对黄德坤提起公诉,以抢劫枪支弹药罪、抢劫罪对潘凯平提起公诉。
 
    对于抢劫枪支弹药罪和抢劫罪,黄德坤和潘凯平当庭认罪。
 
    此次庭审,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以及细节均被曝光,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对两名犯罪嫌疑人均承认的案情进行了二次整理。
 
    动机
 
    整个庭审耗时8个小时。
 
    回答问题时,黄德坤的音量比较大,用的都是普通话,即便他的普通话带着浓厚的凯里方言。
 
    如果回答有点长,黄德坤会习惯用“我认为,第一点、第二点、第三点”等条理分明具有逻辑性的表述方式。间或,“啊”这个语气助词,也常常出现在他想要强调的话语中。
 
    他的这一讲话习惯,被旁听的群众议论为“当官当久了,就连讲话都是满口官腔”。
 
    黄德坤出生于1964年,尽管他后来在政府部门工作期间,曾把自己的出生年份改为1968年,但在庭审中,他承认实际出生年份是1964年。
 
    他在家中排行第四,正因为如此,“黄老四”的绰号总是被熟悉他的人提及。在此前的媒体调查中,黄德坤在读书期间的性格是不喜欢说话,但喜欢习武。庭审中,亦有人反映黄德坤的力气特别大。
 
    上个世纪80年代,黄德坤进入凯里市汽车运输总公司(以下简称“凯运司”)工作,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他离职下海。
 
    在此后的经商过程中,黄德坤开过录像厅,生意做得较大是开了一家歌舞厅,但在1996年时,这家歌舞厅因为一场火灾而关门,黄德坤的所有积蓄和心血毁于一旦。他只好将这个场所转让给别人,并想办法另起炉灶。
 
    随后,黄德坤又开了一家名为“冰峰”的冰淇淋加工厂,但最终倒闭。连续两次经商失败,使得黄德坤债台高筑。
 
    他急需找钱来摆脱当前的困境。
 
    抢枪
 
    于是,黄德坤找到“凯里两案”中另外一名犯罪嫌疑人潘凯平,潘也同样缺钱,两人一拍即合,便共同商议如何找钱。
 
    庭审中,潘凯平回答问题时一口凯里方言,声音也比较小。大概是嘴巴太凑近话筒的缘故,导致出现“嗡嗡”的杂音。以至于审判员不时提醒他“你说清楚一点,嘴巴离话筒远一点”。
 
    潘凯平和黄德坤是发小,两人关系一直很好,他们不仅在一个大院生活,成年后还都在凯运司共事。潘凯平说,黄德坤是一个很讲哥们义气的人。因此,无论黄德坤开口叫他做什么,他都答应。
 
    黄德坤在经营歌舞厅和冰淇淋厂期间,潘凯平一直在为其打下手。
 
    两人计划着找钱的办法是,先抢到枪,再去抢运钞车。
 
    一个叫安坤的人开始进入黄德坤和潘凯平的视线。
 
    1997年,安坤开始担任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副所长,该所辖区为凯里市核心商圈,1998年3月,安坤正式获得配枪资格。
 
    也正是这把配枪,引起了黄德坤和潘凯平的注意。两人开始跟踪安坤,他们发现安坤总是在晚上10点到11点左右带着配枪,还提着公文包,单独一个人回到位于电影放映公司三楼出租屋。
 
    他们便计划在这个时间段下手,抢一名派出所副所长的枪并不容易,为防万无一失,两人还找到一个废旧民房当作仓库,对抢枪提前进行演练。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黄德坤和潘凯平到文具店买来作案的刀具和哑铃,在1998年10月17日的这天晚上,提前赶到安坤的出租屋楼道里进行蹲守。
 
    深夜,安坤回家。当他走到2楼到3楼的拐角处时,黄德坤和潘凯平冲了上去,一个抱住安坤的脖子,一个用哑铃击打安坤的头部,并用刀刺向安坤。
 
    值得一说的是,安坤被害之时,还穿着警服。而他随身携带的64式手枪和6发子弹被黄德坤拿走。
 
    目标
 
    按照原计划,抢到枪后,黄德坤和潘凯平打算去抢银行的运钞车。
 
    但在当时,派出所副所长安坤被杀一案在凯里当地引起轰动,银行等重要的金融部门都加强了警戒,两人认为抢劫运钞车的难度过大,遂把抢劫的目标转向了金店。
 
    值得一说的是,黄德坤二人锁定抢劫目标金店的对面,就是某银行凯里支行大楼,这栋约有40多米高的大楼,在当时的凯里几乎是鹤立鸡群,格外显眼。
 
    就在踩点的过程中,黄德坤无意间看到乐贵建,当时的某银行凯里支行行长。因为黄德坤的妻子曾在银行系统上班,使得他认识银行行长乐贵建,黄德坤猛然想到,乐贵建家应该很有钱。
 
    于是,抢劫的目标又从金店换成了乐贵建。
 
    有媒体调查,乐贵建在恢复高考之后考入贵州某财经学院,毕业后分配进入凯里水轮机厂,因工作能力突出一路升至副厂长。
 
    1987年某银行贵州省分行筹建凯里支行,组织上调用乐贵建为第一副行长主持筹建工作,而筹建时期并未设行长一职。从最初租用招待所的房间办公,到在凯里市核心地带兴建银行大楼,凯里支行经历了一段快速发展时期。1996年前后,乐贵建升任行长。1998年5月1日,凯里支行搬入大十字的中行大楼。
 
    而乐贵建所居住的418医院家属区,在当时也算是凯里比较高档的住宅区,乐家的空调、冰箱和电视等电器一应俱全,生活条件优渥。
 
    灭门
 
    目标锁定之后,了解乐贵建一家的作息时间和生活规律等踩点工作成为黄德坤和潘凯平的必然准备。
 
    有目击者发现在案发前半个月,有两个陌生人在小区内转悠,正是黄德坤和潘凯平二人。
 
    通过踩点,他们发现乐贵建经常乘坐一辆黑色轿车,乐贵建的14岁女儿,正在读初中的娴娴会在每天下午1点20分左右去学校读书。
 
    他们计划在这个时间点之后去实施抢劫。
 
    按照两人在法庭的供述,他们先是洗了个头,然后买了两棵白菜,装作是探访亲戚的样子,来到418医院职工宿舍17栋501室。敲门之前,他们还先用牙膏封住了对门502房的猫眼。
 
    对于两人进入501之后的细节,两人的说法不一。但对于杀害乐贵建一家和邻居刘巧云4人的犯罪行为,两人均供认不讳。通过他们在庭审中的描述,能确认4人被害的大致情况和先后顺序。
 
    黄德坤和潘凯平进入501之后,开始和乐贵建及妻子房晓远不断发生争执,此时,家里的电话铃响,房晓远拿起话筒要接,被潘凯平打落。
 
    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此前调查得知,打电话的人正是刘巧云,有邻居听到501吵闹得厉害,还有小女孩的哭声,以为夫妻在打孩子,遂建议刘巧云劝劝。刘巧云是418医院的员工,和时任418医院人事科科长的房晓远关系最好,很多时候,乐贵建和房晓远忙于工作,娴娴直接就到刘巧云家里吃饭,刘巧云也乐于照顾这个懂事的小女孩。
 
    发现电话无人接听之后,刘巧云就赶去501,进门之后,见到房内的情形。
 
    根据潘凯平在法庭上的供述,刘巧云刚进门,潘凯平就把大门关上,房晓远大声对刘巧云说,你别管,快回家。见刘巧云想走,黄德坤开枪击中刘巧云前胸,之后又被刺多刀。
 
    随后,房晓远和乐贵建相继被杀。乐贵建头部中枪,直接倒在客厅的棕色沙发上。
 
    当时年仅14岁的娴娴,被两人一人扼颈一人刺杀致死。
 
    作案之后,两人在乐贵建家中搜到2000多元财物以及30多枚纪念币。他们把现场重新布置了一番,把煤气罐的阀门打开,管子割开,然后搬来电炒锅并将火开到最大,放了一颗子弹在里面。随后把衣服被褥等易燃物品也搬了出来,洒上酒。此举的目的是营造一个这家人是失火导致死亡的假象。
 
    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的法医和邻居都向贵州都市报冲锋鸡记者证实,煤气罐、被褥等都在客厅,电炒锅里还有烧糊的菜。
 
    认罪
 
    凯里两案发生后,一度惊动公安部。公安部曾派一名副部长到凯里督办,由顶级专家协助,并悬赏巨额资金缉拿凶手。但案件一直未破,18年来,贵州省公安厅和黔东南州当地警方从未放弃侦破。
 
    住在418医院宿舍的居民们,几乎每年,都能看到警方的办案人员来到案发现场,那个让无数居民心悸的501室。
 
    2000年左右,黄德坤成为凯里市经济开发区一名司机。
 
    2001年,黄德坤开着车,将曾经作案使用的手枪抛在了清水江下司河段。15年后,警方将这把64式手枪打捞上岸。经过鉴定,正是被害人副所长安坤的配枪。
 
    2011年,黄德坤升任凯里市经济开发区城管局局长。
 
    2015年8月,黄德坤调任凯里市棚户区改造办副主任,保留正科级。
 
    2016年7月5日,黄德坤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2016年11月8日,黔东南州台江县看守所民警录入黄德坤的指纹。后经比对,黄的指纹和衣架上的指纹吻合。
 
    这个衣架,是乐贵建家主卧席梦思上的衣架,案发之时,黄德坤曾在屋内与乐贵建发生打斗,从客厅一直打到主卧。警方在案发后的现场找到这个衣架,上面有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的指纹,全都是黄德坤的。
 
    和黄德坤不同,潘凯平被捕时,仍为凯里市经济开发区某政府部门临聘人员。
 
    对于抢劫枪支弹药罪和抢劫罪,黄德坤和潘凯平均当庭认罪。但对于黄德坤受贿罪和贪污罪的指控,黄仍有异议。
 
    在最后的庭审自我辩护阶段,黄德坤说,自己对不起受害者及家属,愿意对受害者家属进行经济上的补偿。
 
    潘凯平说自己没文化,但这18年来寝食难安,深感罪孽深重,特别怕黑夜,尤其是最近这几年来,头发掉了很多。
 
    当法官问潘凯平还有什么请求时,潘凯平说,如果执行死刑,希望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红十字会,把器官捐献给有需要的人。
 
    本案将择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