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前黔灵山凶案 最后一名嫌凶落网

我要评论 作者:记者 任勇 赵惠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7-12-07 09:53:24   [0人评论]

12月5日晚8点,从福建省泉州市开往贵阳的G1684次高铁列车缓缓停靠在了贵阳北站,四名身着便装的民警押着一名30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下列车,缓缓地朝出站口走来。
 
  

       核心提示:  12月5日晚8点,从福建省泉州市开往贵阳的G1684次高铁列车缓缓停靠在了贵阳北站,四名身着便装的民警押着一名30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下列车,缓缓地朝出站口走来。一个黑色的口罩遮住了男子的面部,一副冰冷的手铐,以及拖在地上“叮当”作响的脚镣表明,此人是一名身负重罪的犯罪嫌疑人。
  
  此人的落网,标志着9年前发生在贵阳市黔灵山公园最高峰大罗岭上的那起抢劫杀人案终于尘埃落定。这9年来,云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始终没有放弃,在成功抓获其中三名嫌疑人后,又于日前远赴福建泉州,将隐姓埋名的最后一名嫌疑人张某抓捕归案。

贵阳警方从泉州押解嫌疑人回到贵阳。
 
贵阳云岩公安分局民警到高铁北站迎接。

贵阳云岩公安分局民警到高铁北站迎接。
 
贵阳云岩公安分局民警到高铁北站迎接。
 
  案发:凶徒将受害人扔下山崖
  
  说起2008年冬天发生在黔灵山公园最高峰大罗岭上的那起抢劫杀人案,经常来公园锻炼的市民仍然有些印象。
  
  “那四名凶徒的暴行简直可以说是令人发指!不但抢了一对年轻人的钱财,还将男青年打成重伤后,扔下了数百米高的山崖,导致对方不治身亡!”每天都会来黔灵山公园登山锻炼的李大爷说。
  
  李大爷说的这起凶案发生在2008年11月29日下午6点30分左右,一对20多岁的小情侣来公园游玩。在海拔高度1400余米的大罗岭上,这对小情侣跟携带钢管、匕首等凶器的青年男子魏某、杨某、陈某以及张某4人不期而遇。见周围无其他游客,魏某等人随即掏出凶器,对这对小情侣实施抢劫。
  
  抢走两人身上的数十元现金、两部手机和一部MP4后,四人认为情侣中的男友唐某不配合,随后持钢管等物对唐某的头部轮番殴打,致唐某重伤倒地,奄奄一息。担心唐某事后会报警,魏某等四人将唐某抬了起来,扔下了数百米高的山崖,导致其伤势过重,不幸身亡。
  
  案发后,云岩公安分局快速作出反应,很快锁定了几名嫌疑人的身份,并于案后不久,成功将魏某、陈某、杨某三人抓捕归案。而作为当天抢劫的主要邀约人,30岁的黔西籍男子张某却畏罪潜逃,音讯全无。
  
  追捕:九年如一日 民警不放弃
  
  为了将张某缉拿归案,办案民警可没少下功夫。案发后,民警随即赶往了张某在黔西县的老家蹲守,连续几个月,张某均未出现过。大量的走访调查,张某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始终不见踪迹。一次又一次的布控和抓捕,均以失败而告终。随后,民警将张某的身份信息上传公安网络,进行了网上追逃。
  
  今年11月初,民警突然获得一条重要线索,张某出现在了福建省泉州市惠安县台商投资区,在帮一些工厂搞焊接,但具体地址不详。大致确定其藏身区域后,11月25日,4名民警启程前往泉州,得到了当地警方的大力支持和配合。
  
  台商投资区工厂林立,时隔9年,张某的容貌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使用的名字肯定不会是真名。仅凭之前的照片,在数以千计的外来打工人员中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每天,民警分头行动,以打工为由,一个工厂接一个工厂的打听张某下落。名字和照片虽然意义不大了,但张某左手小臂上的一个剑刺铜钱的纹身,成了民警找人的关键。到达泉州的第七天,民警终于打听到了张某的准确下落。
  
  12月1日,距离案发9年零2天,在台商投资区附近一间出租屋里,张某被民警当场控制。此时的张某,已经改了名,所冒用的是黔西一位老乡的名字。
 
  嫌疑人张某低着头,一言不发。
 
  悔恨:不敢告诉女儿真实姓名
  
  面对前来抓捕自己的民警,已经39岁的张某异常平静,没有过多的反抗,而是默默地将双手伸了出来,让民警为其戴上了手铐。
  
  “东躲西藏了9年,我已经快忘记自己的真实姓名了!”想了好半天,还是在民警的提示下,张某才在讯问笔录上签下了自己的真实名字。
  
  “我对不起受害人的家属,更对不起妻子和5岁的女儿。妻子是个外来打工的,是我逃亡到泉州后才认识的。我没有身份证,妻子跟我在一起,还生下了女儿,可至今无名无份。5岁的女儿更是可怜,每次问我叫什么名字,我都不敢说实话。至今,她连自己爸爸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说起妻儿,张某泣不成声。
  
  这9年来的逃亡之路,张某说自己完全是惶惶不可终日。潜逃前,他偷偷记住了一位跟自己长像有些相似的老乡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开始冒用其身份。遇到人询问,他便冒用老乡的姓名。没有身份证,他不敢去正式的工厂打工,只能靠给人当电焊工来勉强为生。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不敢停留太长时间。刚开始那几年,晚上有警车经过,或者听到狗叫,他都会半夜惊醒,然后彻夜失眠。
  
  被押解回贵阳的列车上,张某一言不发。快到贵阳时,他突然有些释然,并对民警说,自己所犯下的罪恶,自己愿意去接受法律的制裁,不可能逃避一辈子。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