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园社区有对“金牌舞者” 夫妻俩舞出幸福

我要评论 作者:王飚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7-11-14 08:52:53   [0人评论]

“收到他的信,就先哭一场,知道人还在就好!”“幸福?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顿饭,就是幸福吧。”贵阳市观山湖区金华园社区的谷阿姨和高伯伯,认识的人都知道他们老两口的交谊舞那叫一个“出神入化”,



舞出幸福来!

    “收到他的信,就先哭一场,知道人还在就好!”“幸福?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顿饭,就是幸福吧。”贵阳市观山湖区金华园社区的谷阿姨和高伯伯,认识的人都知道他们老两口的交谊舞那叫一个“出神入化”,而如果你知道这对恩爱夫妻的甜蜜爱情故事,相信你也一定会说:“我又相信爱情了。”
 
    收到信先哭一场
 
    退休后,谷琴阿姨和高登智伯伯基本是天天各种花样的“疯玩”,不是在老年大学钢琴,就是跳交谊舞更或是在社区教授居民们跳舞,不计报酬地帮着社区文艺汇演排练节目。“这不就是普通退休老两口的生活吗? 有啥稀奇?”可能很多读者会问,但如果您听完谷阿姨和高伯伯的“血色青春”,相信你也会打心底里为这对老夫妻祝福。
 
    1975年,20岁的高登智从贵阳入伍到云南当兵,即使是汽车兵,在铁律如山的部队里,连谈恋爱都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直至1978年,高登智才借着探亲假回到贵阳,并通过战友介绍,认识了当时如花似玉的谷琴阿姨。
 
    “当时也不能叫谈恋爱,认识以后,是先成为笔友,再通过书信来往渐渐熟悉。”谷阿姨回忆说。
 
    “那些书信还在吗?”听到记者的提问后,谷阿姨红了脸:“有满满一个柜子,后来怕孩子看见,不好意思就全部都烧了,现在想起好后悔! 真的后悔! 邮票全部剪下来,都有三大本。”
 
    “说起书信,其实就和你们现在年轻人聊微信一样,只不过我们不说什么喜欢,也不说什么爱,就是互相聊感悟,说生活的点滴,有时候摘抄一点杂志的佳句。只不过,那些年我每次收到他的信,都是先哭一场!”谷阿姨称,在那些有战事的岁月里,生命显然比战地里的野草坚强不了多少,所以导致她每次收到信,都是先哭一场,因为她知道:人还在。
 
    被战火洗礼的爱
 
    “出任务到哪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找邮局,不管拉物资上战场,还是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我都会把自己的各种生活点滴和感悟写下来,但有些东西不能写,譬如部队生活、在哪个地方,很多东西都是涉密的。”但即便是这样,每次谷阿姨收到的信,都是几页纸以上,最多的一次高伯伯写了整整八页信签纸,满满都是他摘抄的名人佳句和对谷阿姨的思念。
 
    “估计这就是缘分吧,有时我回寄的信还在路上,就收到他的信,而且信里就像有共鸣一样,会谈起同一个话题,真是像心意相通一样。”谷阿姨说,虽然那些记录着两人甜蜜过往的信都烧了,但两人最肉麻的一句情话依然记忆犹新:“和你在一起,就是吃酸菜也幸福。”
 
    退休后舞出幸福
 
    “1981年的时候,他请了一个月的假,我们两人花了17天的时间布置新房,地面就用水泥随便一抹,墙上拿报纸一贴,然后摆酒宴请亲朋好友,就算是结婚了。只不过等他退伍回来时,2岁的女儿是一点也不认识他。”成大家,便要舍小家,谷阿姨说着过往,却让人想起那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我一个人带孩子,为了照顾娃娃,我不当干部,选择当一线的收银员,就能早上9点上班、下午2点就下班回家带孩子。直到他转业回来才好一些,一家人能坐在一起,每天一日三餐,我们就觉得是幸福了。”谷阿姨笑说,后来单位不景气,她就去市西路做服装生意,因为基本都是下午才开门营业,所以每天早上都会去跳跳舞。可能就是在那时候打下的舞蹈根基,让谷阿姨在其后的各种省、市交谊舞业余组高级别的比赛里,都成了“金牌收割者”,而从机关单位退休后的高伯伯,在谷阿姨的“感染”下,现在也成了一位不错的舞者。
 
    “现在姑娘在大学教书,我们两口子退休工资加起来一万多块,所以每天就是怎么高兴怎么玩! 唱歌、跳舞,一个星期没有一天是休息的,然后就是各种旅游,我们的目标就是玩转全球,下个月已经报名去新西兰。”谈起现在的幸福日子,谷阿姨说道:“跳跳舞、锻炼好身体,不给国家和儿女添麻烦;然后带动社区街坊邻居一起舞出健康来,我觉得这就是幸福的小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