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健儿以6金5银7铜创造全运会历史最佳成绩

我要评论 发表日期:2017-09-16 09:40:01   [0人评论]

以6金5银7铜创全运会历史最佳成绩

贵州健儿“翻身战”打得漂亮

体操团体冠军队员与教练员在颁奖后合影。贵州日报记者 蒲学光 摄
省体育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王建忠(右)为李悦与教练员曾庆兰颁奖并合影。
开幕式贵州代表团方阵成员合影。
 
射击选手钱微(左)、娄小龙(右)与教练合影。

贵州日报记者蒲学光 摄
常勇勇夺男子拳击52公斤级铜牌。
诗琪为贵州代表团斩获一枚银牌。

    本报记者王晓峰

    第十三届全运会正式比赛阶段的比赛8月27日至9月8日在天津举行,本届全运会贵州省共有204名运动员参加。其中107名群体选手参加桥牌、龙舟、航空模型、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太极拳、马拉松8个项目,获得1金1铜。97名竞体选手参加拳击、举重、击剑、田径、射击、体操、赛艇、皮划艇(静水)、游泳9个竞体项目,获得5金5银6铜的成绩。创金牌和奖牌历史最好成绩,并获全运会体育道德风尚奖,比赛成绩与精神文明双丰收。圆满完成了省委、省政府交给的比赛任务,很好地展现了新时期贵州人的精、气、神,为家乡人民增了光,为多彩贵州添了彩。

    1、走出去请进来贵州体育显著提高

    虽然体育总局已经取消了全运会的奖牌榜,但依旧有媒体通过统计大致排列出了本届全运会决赛阶段竞技项目的奖牌分布,贵州的成绩按照4金4银6铜(有2金1银1铜为决赛阶段之前取得)的成绩计算,在来自全国各省区市、港澳台地区和行业体协总计35个单位中排名大约在23名左右。在我们的身后,有重庆、广西、海南这样的地区。与上一届1金4银6铜比起来,这无疑是一场扬眉吐气的“翻身战”。

    “首先得益于班子的重视,这并非什么客套话,竞技体育是我们的核心任务。”省体育局副局长王建忠告诉记者。“这四年来无论在干部配备还是在训练队伍的各种保障上,省体育局出台了很多措施。”

    “在有贵州队员的各项目国家队里,对我们队员的评价都一样:贵州队员最肯练、最能吃苦。”王建忠说。

    王建忠告诉记者,从很多参赛单位长期在外“与狼共舞”,通过与水平高的对手同场竞技提高水平,到诸如聘请高水平外教,贵州体育既要请进来,又要走出去。而各单位在训练上下了狠功夫,训练量明显加大,外出训练明显变多。

    在这个训练周期,我们的参赛运动员水平和参赛项目都有明显发展,比如射击和田径比赛都比以前多了,虽然成绩突破还需要时间,但底子有了,我们要力争得到全面发展,后续有人。

    “我们获得的这些成绩,和十八大以来国家对于体育工作的重视是分不开的。”贵州省体育局副局长肖俊在谈到本届全运会取得的成绩时说。体育强国梦和中国梦紧紧相扣,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然,是社会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表现之一,贵州体育取得的成绩,和贵州这些年经济建设所取得的成绩是分不开的。“这四年里,我们抓科学训练,人才队伍建设,我们提出了三个一百工程:一百个优秀运动员、裁判和教练员的目标。从机制、体制、资金、后勤保障上给予了大量保障。最终所取得的成绩,和我们赛前的预料是一致的。”

    “体育是凝聚民心、增强人民自豪感的一个重要手段。是宣传贵州的重要窗口,贵州体育代表团通过全运会,向全国展现了我们后发赶超的精神。”肖俊说。

    2、体操队在蓟县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6月12日,贵州体操队在天津蓟县国家体操队的训练基地开始为期两个半月的封闭训练。地处黄崖关长城的这个训练基地离蓟县县城大约四五十分钟车程,和贵州体操队全体运动员和教练员一起来到这里的,还有前国家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

    在全运会前不久举行的全国体操锦标赛上,贵州队只拿到了男子团体第五,对于这支上届全运会银牌得主、从2014年就开始蝉联了3届全国体操锦标赛冠军的队伍,这个成绩是无论如何也交代不过去的。他们来到蓟县的目的,就是要用备战奥运的模式,让队伍从技术能力到体能状态再到心理都有一个大的提升,大家都明白自己要克服什么样的困难才能在天津如愿以偿。

    “态度决定一切,这是米卢说过的”,体操中心主任王印凯对记者说。

    那段时间,体操队的运动员和教练员没有周末,所有人都忘了今天是星期几,是几号,但都记得每天准时来到训练场。

    记者笑称这样的状态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王主任莞尔:“那个地方可不是世外桃源”。

    黄崖关训练基地虽然远离喧嚣,但生活却非常不便,对于来自南方的小伙子们来说,饮食是大问题。吃不惯就只有自己带厨师、医生、按摩师,队伍的保障是历届最好的,一切为了夺冠、一切服务于夺冠。体操队做到了每一个想到的细节,保障团队总共有10多个人,这是史无前例的,是历届贵州做得最好的,达到了全国水平。

    而绕不过去的人,是前国家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

    每天无论什么时间,他都会比他的弟子们早到训练场一刻钟,在训练方法队员们适应后,他细扣刘榕冰的动作细节,让他的动作质量有大幅度提高;为邓书弟设计了新的动作;他狠抓队员们的体能,告诉队员们:“体操就是操控自己身体的能力”。

    “专家就是专家,变不可能为可能。我们的体能,再进行一次决赛都没问题。”王印凯说。“上海、江苏、湖北、福建都邀请黄玉斌去,但他来了贵州,一方面有贵州本身实力的基础,另一方面也是我们真诚的态度打动了他,迄今为止,他没有从贵州拿走一分钱。”

    黄玉斌来的任务虽然是帮助贵州备战全运,但从长远来说,他带来的新观念、新技术都让贵州体操界受益匪浅,在蓟县集训期间,体操中心集中了全省的体操教练赴蓟县观摩,这些教练和队员们一起出早操,只要用心,他们就一定会有所收获。

    请来黄玉斌是贵州体育“请进来”的又一次成功范例,决赛当晚,黄玉斌是在电视机前看的男团决赛,据说他对弟子们的表现非常满意。

    贵州省体操代表队在本次全运会获得了1金2银1铜的好成绩,是所有参赛代表队中获得奖牌数最多的队伍,而男子团体冠军则是贵州代表团在历届全运会正式比赛中获得的第一个团体冠军,其历史意义,怎么评价都不过分。或者来自对手的评价更能体现他们不懈努力的价值,贵州队的主要竞争对手江苏在恭喜贵州夺冠时说:“你们配得上这块金牌,我们心服口服,无论技术还是精神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9月2日晚,男子体操团体最后一个项目自由体操,当裁判报出邓书弟14.7的得分,贵州队夺冠已成定局时,看台上贵州队的拥趸一片欢呼,王印凯扭过脸来对记者说:“值了,我这辈再无遗憾。”

    3、水上运动项目合作的基础是实力

    3块金牌1块银牌,水上项目几乎撑起了贵州奖牌榜的半壁江山。这里既有创造了贵州选手单人夺金纪录,一人在70分钟内连夺两金的李悦;也有最后时刻因为风向输给了天气,拿了1金1银还很遗憾的李小雄。

    8月28日,李小雄拿下了贵州代表团决赛阶段的第一块金牌,夺冠后的他并未忙于庆祝,而是和队友一起将赛艇归位后擦拭干净,一回头,三岁多的儿子站在他身后,李小雄一把抱起了他又亲又摸:“我和他三年就见了两面,累计时间不超过两周”。贵州省水上中心的教练、他的妻子贾静,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丈夫和儿子。

    9月7日,70分钟之内李悦在女子500米双人皮艇和200米单人皮艇中连夺两金,在后一个项目中,她完胜有女子皮艇项目“一姐”之称的湖南选手周玉,宣告了“周玉时代”的终结,拉开了“李悦时代”的大幕。在接受采访时,首先吸引记者注意的不是这位1993年的姑娘胸前沉甸甸的金牌,而是她满手的老茧,“你想拍这个啊,其实她脚后跟上比手上还厚。”一边的教练告诉记者。

    水上项目在贵州发展了多年,有一定底蕴,但具体到全运会上,还从未获得过如此优异的成绩,说其原因,水上训练中心主任杨子告诉记者,主观原因是运动员到了出成绩的时期了:“一方面当然是各级领导的重视,另一方面他们进入了运动员的成熟期,而我们很好的把握住了项目和运动员状态的规律。”

    其次还有客观原因,本届全运会有一个特殊的政策是允许各单位强强联合,进行跨单位走艇,凡是参与的代表队都计算成绩。“全运练兵、一致对外”是全运会办赛目的之一,而跨单位走艇正是这一目的的具体举措。这一政策也确实提高了赛艇皮划艇的竞赛水平,展现出了国内目前最好的竞技水平。李小雄的轻量级4人单桨金牌就是与山东和浙江选手共同获得的,而李悦的双人皮划艇金牌则是与广东选手一起获得。

    合作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互相间的合作,实力是基础,因为“合作就是为了金牌,不是为了奖牌。”对于长期在国家队集训的队员来说,谁有什么样的实力和态度大家都很清楚。对于单位来说,地处红枫湖的贵州省水上运动中心的软硬件条件也都是这种合作的基础和优势。而对于运动员来说,在跨单位走艇项目中夺金,是对其自身实力和态度的认可。无论是李小雄对儿子的思念,还是李悦那厚厚的老茧,都只能说明一个真理:实力才是硬道理。

    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在李小雄夺金的赛艇男子轻量级4人单桨比赛中,第6名刘勇、赵超、吴让、陈卫春全部都是贵州选手,平均年龄21岁多,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全运会。参加本次全运会水上项目的贵州选手,百分之六十和他们一样。

    还有作为年轻选手参赛的男子皮艇运动员欧阳明、女子皮艇运动员陈玲亚,与对手毫厘之间的差距意味着4年之后他们将大有作为。

    何谓“传统强项”,就是在每一次比赛中都不落人后,都让人充满着希望,一份《中国赛艇协会关于组织国家赛艇集训队的通知》赫然摆在杨子的案头,上一个4年已经结束了,下一个4年又开始了。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来自贵州省体育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