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上高二了:“长大后,我要赚钱养公公婆婆”

我要评论 作者:杜高富 邱凌峰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7-07-17 10:22:27   [0人评论]

“阿姨,请帮我抱一下孩子,我下去拿个包包。”17年前的一个晚上,一名妇女抱着一名女婴在贵阳火车站踏上了76路中巴车,将婴儿递给一位近60岁的陌生婆婆后,她下车便再也没回来。

刘奶奶很乐观,摆谈时很爱笑。


刘奶奶不但要供养小姑娘上学,还要照顾比她更年老的老伴。


刘奶奶和老伴在地下通道卖报纸


刘奶奶收养的孩子如今已经长大,二人十分亲密。


刘奶奶和小姑娘总是走在一起

    “阿姨,请帮我抱一下孩子,我下去拿个包包。”17年前的一个晚上,一名妇女抱着一名女婴在贵阳火车站踏上了76路中巴车,将婴儿递给一位近60岁的陌生婆婆后,她下车便再也没回来。婆婆这一抱,竟抱成抚育的承诺(本报曾作报道)。如今婆婆和丈夫一个年过古稀、一个年近100岁,艰难养育着已17岁的女孩,但婆婆表示“我要自食其力,不需要帮助,还要把孩子送到大学毕业。”
 
    “虽然是卖报纸、拾废品生活,但是我过得很幸福。”7月16日,记者采访时,被收养的女孩平平笑着对记者说。
 
    陌生女子请她帮忙抱女婴之后一去不返
 
    如果刘楚英不登上那辆中巴车,世间也许就不会有平平。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贵阳东新路寻找平平和抱养她的婆婆刘楚英。几经周折,终于在一间破平房里找到了她们。
 
    刘楚英至今仍清晰记得,1999年12月27日晚10点左右,她从云南老家回到贵阳,下了火车,像往常一样在贵阳市火车站乘76路中巴车回家。刚坐上中巴车,一位20多岁的年轻妇女抱着一个婴儿也上了车。
 
    年轻妇女上车后四处张望,看到刘楚英后便说:“阿姨,请帮我抱一下孩子,我的包包(行李)忘在车站了。”
 
    “噢……好吧! 你快点来哟! 来晚了车子就走了。”刘楚英说,当时,看到那名妇女确实有些惊慌的样子,考虑到一个女人抱着孩子不容易,迟疑了一下后就答应了。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一抱就是一生的承诺。
 
    大约几分钟后,车上坐满了乘客,中巴车缓缓起动,拿包包的年轻女人还没回来,刘楚英只好下车等待。
 
    寒风呼啸,孩子“依依呀呀”哭个不停,那一夜刘楚英在寒风中整整等了5个小时,直到次日凌晨3点钟,那个年轻女人仍然没有出现。
 
    无奈之下,刘楚英抱着孩子去了朝阳派出所报案。民警在包裹孩子的衣物里面发现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明孩子刚刚出生5天。
 
    由于值班民警年轻,对哭哭啼啼的婴儿束手无策,于是,刘楚英又将婴儿抱回了家,到家时天已快亮了。进屋后,丈夫陶健铭听到婴儿的哭声,还认为是只小猫咪在叫唤,还问她“你在哪里弄只猫咪回来……”
 
    卖报纸拾废品 婆婆将女婴抚养长大
 
    第二天一早,刘楚英同丈夫又将孩子抱到中东派出所及相关部门反映,民警建议将孩子交到福利院去。
 
    由于孩子特别弱小,体重才两斤半,手和脚只有成人手指那么大,头就像刚产下的猫咪那么小。老两口担心孩子送到福利院会夭折,经过商量后,决定收养这个弃婴。
 
    随后,刘楚英将孩子抱到贵阳中医一附院检查,医生检查发现,孩子系早产儿,还生着病,养活的可能性不大。
 
    “一定要把她养活养大。”刘楚英说,自己把孩子抱回家,用白糖水等物,细心的照顾孩子,孩子终于一天天好了起来。之后,夫妻俩给孩子取名陶宇平。
 
    领养孩子时,刘楚英的老伴已是80岁高龄,当年只有两三百元的退休金,交了房租水电后所剩无几。全家人生活的重担便压在了时年近60岁的刘楚英身上。
 
    每天天还没亮,刘楚英就出门了。她用绳子把孩子挂在胸前,先四处翻垃圾,找些能卖钱的东西。到了清早,就去进些报纸来卖。
 
    刘楚英卖一份报纸赚一毛五分钱,每天可卖报纸50至90份,加上捡破烂的收入,一天最多可以收入20元至50元左右,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孩子一天天长大,到了读书的年龄,在居委会的帮助下,平平办上了户口,顺利进入小学读书。
 
    生活的艰辛没有压垮这家人,可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自己却一天天老去,二老现在是越来越担心。
 
    “有时叫我妈妈,有时叫我婆婆。”刘楚英说,由于孩子的年龄与他们夫妇相差太大,虽然户口上登记的是父子(母女)关系,但是,带着孩子外出时,如孩子叫爸爸妈妈,会被别人笑话。因此,他们就让孩子叫公公婆婆,所以,有时孩子叫他们爸爸妈妈,有时又叫他们公公婆婆。
 
    “长大后,我要赚钱养公公、婆婆”
 
    平平一天天长大,从不会走路到学会说话,从幼儿园到小学……现在的她已17岁,是贵阳一中学高二的学生了。
 
    “平平很听话,又聪明。”刘楚英说,孩子渐渐长大,夫妻俩走到哪里就把孩子带到哪里,保证孩子的安全。10多年来,刘楚英一边卖报纸,一边捡废品,以供平平读书、生活。而一到周末,平平就帮着婆婆到街头卖报纸,回家后还帮公公婆婆捶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阿姨,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我,我们会尽力帮助。”记者询问刘楚英。
 
    “我要自食其力,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刘楚英回答。
 
    刘楚英不光把平平养大,还坚持送平平去学习跆拳道等课外项目,让平平和其他孩子一样,享有父母的温暖。
 
    “我还要辛苦五年。”刘楚英说,平平今年上高二,根据现在的成绩,考上大学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现在我不准平平帮忙卖报纸了。”刘楚英说,平平快要上高三了,以前都准许她帮忙卖点报纸,但现在不行了。高考很重要,要让孩子安心学习,争取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她和老伴就放心了。
 
    采访中,刘楚英告诉记者,她不需要别人帮助是有原因的:50多年前,她的前夫是个革命军人,在云南的一支部队当文书,一次战斗打响了,一名战士受伤严重,她的爱人为了救人,在带伤的情况下还捐血给那名战士,但爱人却因伤重不治,牺牲了。爱人舍身救人的精神深深感染着她,她说,虽然她不能为国家做出大的贡献,但决不能拖国家的后腿,给国家增加负担。因此,爱人牺牲后,她虽带着四个孩子,但一直没有要国家照顾。来到贵阳后,她与平平结缘,也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照顾孩子。
 
    “我没有妈妈、没有爸爸,他们不要我,我也不想找他们。现在我心里只有公公和婆婆,他们都很疼我,有好吃的都给我留下。虽然婆婆只能靠卖报纸拾废品养育我,但是我过得很幸福。”平平告诉记者。
 
    “我长大了要去学化妆师,多赚点钱给公公、婆婆用,他们再也不用过苦日子啦!”平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