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河下方9米 贵阳地铁1号线隧道施工掠影

我要评论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5-09-24 13:46:06   [0人评论]

这里是贵阳轨道交通一号线,中山路站至筑城广场站区段下穿南明河,隧道长度为240米。穿越这条南明河,需要一年时间。这就意味着,这里的工人们将持续工作一年,直至隧道打通。

贵阳地铁1号线隧道工人,每天在24米深的地下一点一点挖掘,工作时几乎看不清对方的脸。

隧道内靠灯光照明,只有烧电焊时才显得明亮。

注浆工人工作时粉尘会特别大,能见度不足一米,常人呆上一两分钟就受不了。

进入地底隧道的要求十分严格,每个工人都会配发一个进入隧道的感应器。

24米深的井口是进入隧道的唯一出入口。

隧道内的安全措施非常完善,救生圈皮划艇等逃生器材随处可见。

在隧道里面,工人们按组分工,交替上班。

50岁的沈红负责在24米深的井口给吊机悬挂绳索,除此还抽水打扫卫生。

  一名满身灰尘的注浆工人。
 
  文/本报首席记者刘佑清 图/本报记者杨兴波
 
  南明河下方9米的地方,正在挖一条隧道。
 
  这里是贵阳轨道交通一号线,中山路站至筑城广场站区段下穿南明河,隧道长度为240米。
 
  穿越这条南明河,需要一年时间。这就意味着,这里的工人们将持续工作一年,直至隧道打通。
 
  那么,他们在地底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和在地面上工作时又有何不同。日前,贵州都市报记者进行了探访。
 
  1
 
  地底潮湿且有噪音
 
  每天早上8点30分,郝新锋就要刷卡进入地底。
 
  这个90后黑龙江男孩,2014年7月毕业之后就到中铁19局轨道公司工作,他在贵阳已经呆了一年,现在是第三项目部的技术员。
 
  进入地底,需要走钢铁焊接成的楼梯,逼仄的通道只能容纳一个人。这相当于步行走10多层的楼梯,每天他要走上4趟。
 
  一边下楼梯,一边还有抽风机随时发出的噪音。抽风机每时每刻都在工作,它的作用是保持地底空气流通。但另一方面,它制造的噪音又让人难以忍受。
 
  大约5分钟,走到地下隧道。这是南明河底的隧道,偶尔会有水滴下来。在通道上,还放了两排救生圈,和一个皮划艇。这是必须准备的救生工具,至今还没有使用过,上面布满了一层灰。
 
  到达地底之后,郝新锋便开始工作。他主要负责质量检验,每个工程项目结束,他会去检验,过关之后才能进行下一个项目。
 
  他必须看着工人们规范地操作,也就是说,他每天至少有8小时的时间都是在地底。
 
  隧道用于照明的灯很亮,甚至会晃到眼睛。但郝新锋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样的工作环境。因为是在地底打隧道,不时有地下水冒上来,把泥土和稀。郝新锋每天就在稀泥上走来走去,为了让路好走些,工程公司在部分通道铺上钢板,这样就不用一直踩着稀泥工作。
 
  地下没有信号,朋友们要联系也只有午餐时间和晚上的休息时间。
 
  2
 
  晚上喝点小酒驱寒
 
  常年在地底工作,对于27岁的罗章臣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
 
  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在地底隧道呆了半年。他负责测量,工作之一就是要查看隧道进度到哪个位置,掘进的方向是否有偏差。
 
  因此,他必须每天在地底通过仪器进行测量矫正。“目前,我们已经作业到了南明河中间的位置。”罗章臣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
 
  在此之前,他是川煤集团的技术工,也是在地底。也就是说,从学校毕业之后,他的工作环境就一直都是地底。
 
  “开始不习惯,现在早就适应了。”罗章臣有些乐观的告诉记者,在地底工作还是有好处的,比如这里冬暖夏凉,是恒温的。
 
  如今,他是一个4岁孩子的父亲。
 
  每天晚上回到宿舍之后,他的生活就变得正常,必须要给家里打一通电话,问一下孩子写作业没有,然后再和工友们喝点小酒。
 
  酒是工人们必须要喝的,这有着驱寒的作用,但不能多喝,不然会耽误第二天的工作。
 
  3
 
  注浆工人满脸灰尘
 
  和普通的地下隧道不同,这个工程队的任务是在南明河下方工作。
 
  这意味着,他们的工作将更加复杂。根据勘测,隧道区域有部分是小型溶洞,贵阳是喀斯特地貌,如果出现断层等地质状况时,还要调整施工。
 
  具体来说,他们需要多一项叫“帷幕注浆”的工作,先是在岩土层中钻很多合理距离的孔,然后将混凝土浆注入,形成一道类似帷幕的防渗墙,以此截断水流。
 
  “就好像是给隧道穿上了雨衣。”郝新锋说。
 
  这样的工作非常耗时,也就是说,普通的隧道一天能掘进一米,而河流下方的隧道一天只能掘进半米。
 
  除了郝新锋和罗章臣这两种工种之外,同时在地底工作的还有注浆工人、掘进工人、焊工和支护工人等10多个工种。
 
  这其中,注浆工人的工作环境比较差,虽然戴着防护罩,但不能把面部全部遮挡,整个工作的过程,工人的脸上灰尘越积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