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坝会议就是在我家开的” 87岁老人激动回忆当年红军进驻苟坝的场景

我要评论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5-01-14 13:41:31   [0人评论]

 
87岁老人卢敏(右一)还记得自己6岁时红军进驻苟坝的事。
卢敏的家如今已列为革命遗址。

 记者 刘鸿 摄影报道

 
    苟坝历史20年前被发掘出来后,经过众多文史专家的调查研究,其历史地位获得重 视。如果说遵义会议是中国革命的转折点,那么苟坝会议则事关红军在遵义的生死存亡。遵义会议于1935年1月15日至17日召开,而苟坝会议召开于3月 10日和11日,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力排众议,说服中央领导集体取消了攻打金沙打鼓新场的军事决定,事后证明,如果攻打国民党重兵把守的打鼓新场,红军 将面临灭顶之灾。今天,遵义耗巨资打造苟坝会议遗址,说明了这次会议重要的历史地位。
 
    对此,现年87岁的老者卢敏引以为傲:“苟坝会议就是在我家开的。”没错,80年前,苟坝会议就是在当时只有6岁的卢敏家开的,会址当时称为“新房子”,只因中央红军来到苟坝前,卢家刚把房屋修葺一新,与村里那些破旧的房屋形成鲜明的对比。
 
    卢 敏坦言,尽管苟坝会议是在他家召开的,但他和家人只看到满村的红军,而没有看到开会的场景。原来,为了让红军没有安身之地,国民党军阀事先颠倒黑白给村民 宣传:红军是吃人肉的怪物。红军还未进村,卢家和当地很多村民都离家躲到了山上。3天后,了解到红军并非“怪物”,而是穷苦大众自己的军队后,村民们才陆 续返回家中,与红军打成一片,亲如一家。
 
    解放后,卢敏和家人才知道,当时红军总部就设在他们家,还在家里开了一次特别重要的会议。
 
    “这房子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卢家14代人都住在这里。”卢敏说,长大后,他在村里曾做过小学教师,而几十年过去,“新房子”严重老化,局部开始垮塌,几乎不能住人。为此,家人有过拆房重建的想法,但卢敏意识到这是革命遗址,不能随便拆除,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事实上,从2003年开始,来苟坝革命遗址访问、参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不少国际友人。为了保护苟坝会议遗址,在上级动员下,卢敏和家人迁出了祖屋。此后,经过政府出资修缮,老房子大体上保存了原来的样子。
 
    记者现场采访看到,这是一幢典型的黔北民居,为木质结构的瓦房,系四合院,其中一面并非房屋,而是建了一个有如牌坊似的大门,也是木质结构。房中,摆放着红军当年使用过的桌椅等器具,并有立牌提示。风吹日晒,四合院已经很陈旧,更显出其厚重的历史底蕴。
 
    卢敏和家人如今居住在枫香街上,偶尔他会回苟坝看看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