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掉2万斤木材 “安顺鲁班”雕出明代古建筑

我要评论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4-02-19 08:52:04   [0人评论]

田应敏64岁这年,他决定做一项浩大工程。他想把毕生所学全部用上,雕刻出一套古建筑。“干了一辈子的木匠,该有一件自己的作品。”他笑着说。回望自己的雕刻时光,已经过去了40年。

 

房屋完工之后,从表面上看将会是一个木质的房屋

很多时候,田应敏都直接在木材上画画,但偶尔会画在纸上,然后照着雕刻

田应敏正在教自己的16岁孙子雕刻

田应敏雕刻的窗户

田应敏64岁这年,他决定做一项浩大工程。

他想把毕生所学全部用上,雕刻出一套古建筑。

“干了一辈子的木匠,该有一件自己的作品。”他笑着说。回望自己的雕刻时光,已经过去了40年。

 传承百年的技艺

 2月6日上午9时,田应敏坐在家中,他正在设计雕刻物品的图纸。

今年65岁的田应敏已经做了40年的木匠。关于他,在安顺市西秀区大西桥镇吉昌村一直是个传奇。

“他是我们这里的能工巧匠。”吉昌村的村支书说,“也是现在不多的民间艺人。”

在村民们的房屋内,随处可见田应敏雕刻的东西,有窗户、有大门、有床,只要是能放在屋内的,都可以找到。

他没有统计过自己雕刻了多少件作品,但保守估计也有上千件。

 “他与其他的木匠不同,他雕刻的东西能看到艺术。”村支书说。

 田应敏所使用的是一项传承百余年的技艺,这项技艺源于他的祖父,这种技艺主要是雕刻古建筑。建筑的风格是来自600年前,明朝的江南水乡。他并不知道祖父是如何学到了这一技术。

 田应敏所在的村子是安顺天龙屯堡,这里大多数的村民都是600年前从江南等地迁徙而来。

 他的祖父只有一个儿子,就是田应敏的父亲。他父亲10多岁,便开始学雕刻技术,一直学了几十年。

40年前,这项技艺传到了田应敏这里。

“当时差点失传。”田应敏说,他一共三兄弟,按“传男不传女”的习俗,父亲要求他们兄弟三人都要学雕刻,但他的另外两个兄弟不愿意学,最后,田应敏25岁那年,才开始学习雕刻。

 “我也爱好这个。”他说,有了父亲的指导,他迅速掌握了全部技艺。多年来,根据自己摸索,将这项技艺发扬光大了。

 生活因雕刻而滋润

如果不学雕刻,田应敏或许像哥哥、弟弟那样,成为商人或农民。

“还好当了木匠。”他笑着说,这项技艺让他的生活也变得好了起来。

田应敏说,开始家境并不好,后来因为自己的雕刻技术越来越出名,生意也越来越多,后来外村人也慕名而来,请他雕刻。

就在前几天,田应敏还接到一单生意:一位村民因为要为儿子准备婚事,于是找到了田应敏,让他帮忙雕刻一张明朝风格的床。

 这位村民是在另外一位同乡家中见到了这张床,觉得雕刻得非常精细,才有了自己也弄一张的想法。

 “想到是熟人介绍的,我就只收了4000元。”田应敏说,如今,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他根本忙不过来。

 在田应敏雕刻的物品中,价值上千元的物件不在少数。这些物件并不庞大,大多是一些桌椅或者家中的装饰品。

在屯堡人的家中,大多都会在家里摆上一个神龛。神龛的面积并不大,1米宽、2米高。田应敏说,雕刻这个神龛,大约2000元。

在村民们看来,这个收费并不贵。

 “这么好的技术,该收这么多钱。”吉昌村一位村民说。

如今,田应敏正在雕刻的是自己家中的古建筑。他告诉记者,有人看到了他正在雕刻房屋,主动找到了他,希望也能为自己家中雕刻一间。

根据此人的要求,房屋的面积要达到100平米,屋子里面也要制造好明朝时代的物器。

 “这个人当时出40万,我实在没有精力了。”他说,雕刻一套明朝的古建筑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还差一个月就完工

实际上,田应敏并非不想帮人雕刻古建筑。他要将所有的时间用在雕刻自家古建筑上。

“我总要留一件作品。”他说,自己已经当了40年的木匠,但却没有几项浩大的作品。

他的这个想法源于1年前。去年4月,他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件代表作,于是,就产生了雕刻一座古建筑的想法。

 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截至目前,田应敏已经用掉了2万斤木材,花掉了6万余元。

这座古建筑就在他家的楼顶上,面积有100平米,四室一厅,其中除了承重墙和屋顶是用砖瓦搭建而成之外,其余全部采用籽木搭建而成。籽木是一种较为廉价的木料。

 “完全是按照古建筑来雕刻的。”田应敏说,这套房屋雏形已成,窗户和大门大多都已经雕刻完毕,还有1个多月的时间,这套房屋就可以完工。

 按照田应敏的设想,古建筑内必须有古床、神龛、文案、书架、椅子、八仙座等摆设,同时必须考虑到每个细节。“上楼的梯子也要雕刻。”

实际上,除了房屋雕刻的难度极大外,屋内的摆设雕刻也是非常难的。

他以雕刻成功的桃木剑为例说。首先要选材。“几十年的树木才可以。”他说,幸运的是,村子里面有很多人在做木材生意,他可以轻易找到自己想要的材料。

其次,他要在挑选好的木材上画一条龙。“这个和在平面上画不一样。”他说,龙画好之后,再按照图画进行雕刻。

最为艰难的是打磨。田应敏介绍说,打磨必须要用最细的砂布,砂布的厚度不到2毫米。“很容易就弄烂了,弄烂了又要重新雕刻。”

光是雕刻一把桃木剑,田应敏就用了7天时间。“除了睡觉吃饭之外,每天都在雕刻。”

田应敏雕刻的一个笔筒,直径只有10厘米,高度只有20厘米,他都花费了4天的时间来打磨。

最大的梦想

田应敏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

如今,他们都学会了雕刻技艺。他的一家,俨然就是一个雕刻世家。

他最小的孙子今年16岁,已经跟着他学习雕刻4年。“他现在的技术都是一流的了。”田应敏评价说,他的小孙子如今可以雕刻很多复杂的物品,如果再锻炼几年,技术将更为娴熟。这个正在读初中的小男孩如今不仅雕刻技术好,画画也是一流。

 “这些都是相通的。”田应敏解释说,在雕刻之前,首先要想好自己要雕刻什么,然后就会画下来,就这样,画画技术也会得到提高。

他的两个儿子现在也是木匠。

实际上,记者了解到,雕刻一套古建筑,至少要花费4年至5年的时间。

 “每天哪里都不去,吃了饭就雕,睡醒了也雕。”田应敏说。但他现在雕刻的这套古建筑到现在花的时间还不到一年。这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他们三辈人一起努力。

1个月之后,这套古建筑就会雕刻成功,而其他的物件将在日后慢慢雕刻上去。

 田应敏说,这套古建筑就是自己的代表作。此外,他还想用这座古建筑来提醒自己的子孙后代们,不要放弃了祖辈传承下来的雕刻技术。

(记者 涂雨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