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6800元买私教课后,女子和健身教练起纠纷

我要评论 发表日期:2021-09-14 09:42:04   [0人评论]

 

9月10日,凯里的杨女士向记者反映,称其私教课程未上完,健身工作室已经关闭,要求退费无果,希望维权。

 

采访中,教练刘某回应:杨女士的私教课已上完,剩余为赠送课程,不予退费。

 

“总共购买了100节私教课。”9月10日,杨女士找到记者称,自己在凯里一健身房健身时,结识了该健身房的一名私人教练刘某。

 

2020年,刘某从原健身房辞职,开了工作室。杨女士觉得和教练也熟悉,于是来到该教练开设的工作室,和母亲一次性向教练支付了16800元,购买了100节私教课,教练另赠送20节课。

 

付款记录

 

随后,杨女士和母亲跟着教练健身。中途,母亲由于个人原因,没有继续健身了。

 

2020年12月底,杨女士上完最后一次课后,刘教练的工作室出了问题,没能继续经营下去,课就停了。

 

2020年6月至12月,杨女士在健身教练工作室中正常上课。

 

杨女士认为既然课没上完,剩余的11节课需作退费处理。从杨女士出示的聊天记录看,刘教练对于退费的问题回应为:“等段时间,有了钱,肯定给你。三月份左右。”

 

之后,杨女士一直没有等来对方的退费,双方矛盾就此产生。

 

对于课程,双方的说法有些出入。

 

杨女士称,她和母亲一起购买的课程为100节,母亲也上过一段时间的课。当初和教练说过,两人一起上100节课。

 

在刘教练看来,两个人上课,这100节课被一分为二,杨女士和其母亲各50节。虽然杨女士的母亲没有上完,但杨女士个人的课已经上完。

 

“不能拿赠品来退费。”,对于退费的问题,刘教练回应,购买的课程,按进度已经上完。剩余的11节课,属赠送课程,没有退费的道理。

 

“如果我不买这个课程,怎么会有赠送的课程呢?”对此,杨女士认为,即便剩余的是赠送课程,也是自己花钱购买所得,所以剩余的11节课,应该退费。

 

采访中,刘教练强调,在工作室出现问题后,他在凯里一健身房租赁了场地和器材,目的是让没上完课的学员继续完成课程。

 

对于刘教练租场地的说法,杨女士称,自己从未接到继续上课的通知。

 

采访中,记者发现杨女士与刘教练均觉得彼此熟悉,当初购买课程时,未签订合同,也未对相关问题进行约定。

 

目前,两人还在就相关问题协商。杨女士表示:如有必要,将向相关部门咨询求助。

 

贵州日报天眼新闻记者 廖尚海

编辑 张谌
编审 干江东 刘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