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常规检查白细胞太高?警惕“慢性病”慢粒白血病

我要评论 作者:贵州都市报 罗欢   发表日期:2020-09-22 10:26:13   [0人评论]



   家住贵阳29岁的张先生(化名)是一名事业单位的职员,前不久单位组织了统一的体检,体检显示白细胞高达20多,而正常人的白细胞值只有10以下。
 
   随后,张先生找到了贵州省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教授朱红倩,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确诊为慢粒白血病,张先生非常惊讶,因为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慢性髓性白血病,俗称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简称慢粒(CML),是人类第9对和第22对染色体末端发生交换导致发病,骨髓造血干细胞异常增殖形成的恶性肿瘤。每年的9月22日,被定为国际慢粒日。
 
   朱红倩医生提醒,如果体检或是普通检查时,血液指标中出现“上上下下”的箭头,千万不要大意,最好找血液科的医生复查一下,防止慢粒悄悄侵袭。
 
 
不幸中的万幸
慢粒白血病没有那么可怕
 
 
   朱红倩医生告诉记者,其实得了慢粒,是白血病中不幸中的万幸。
 
   因为,就算确诊了慢粒白血病,它就像一个“慢性病”,患者只需要像高血压、糖尿病一样地去管理就可以了。
 
   “如果规范地去治疗,规范地去监测、检查的话,这个病的患者可以长期生存,患者的预期寿命基本上和正常人接近。”朱红倩医生说。
 
    对于刚确诊的病人,心理负担会很重,她首先会向患者详细讲解发病原因,更重要的是让患者认识到这个病是完全可以控制,可以继续正常工作。
 
   而在患者之间,也有病友群,朱红倩医生会经常引导鼓励相互交流分享经验,做好相关监测和吃药。特别强调患者要保持积极的治疗心态,管理好自己,正常工作生活,不能和社会脱节,绝不能成为一个社会的累赘,要与周围的朋友、亲人和谐相处,而家人也要尽最大努力支持。
 
   朱红倩医生介绍,一般而言,大多慢性期患者,如果积极配合治疗,预期寿命基本上和正常人接近。如果是加速期,医生也还可以选择治疗,但到了急变期则回天无力。
 
 
“我的患者结婚生子”
慢粒患者可正常工作生活
 
  
    朱红倩医生介绍,自己一位患者莉莉(化名)在去年成功当上了妈妈。这位年轻的妈妈是在2011年3月,在外打工的她出现发热,自以为是感冒,便自行买来感冒药,但治疗效果不好。遂到当地医院检查,疑为白血病。
 
   随后,莉莉来到了贵州省人民医院就诊,血常规检查结果显示白细胞过高。再经过骨髓穿刺、染色体和融合基因等检查后,明确诊断为慢粒慢性期。
 
   “慢粒是白血病的一种类型,占成人白血病的15%,但是并不可怕。”朱红倩医生说,在我国,慢粒的年发病率为0.39~0.55/10万,发病年龄多在45岁至50岁。但近些年,生病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其自然病程分为慢性期、加速期、急变期三个阶段。
 
   朱红倩医生说,慢粒早期一般没有明显的症状或者体征,通常表现为头晕、乏力、腹胀、体重减轻等,最明显的身体变化是脾脏增大、面色苍白等。还容易出现贫血、易于出现瘀伤、止血时间延长以及感染率高。
 
   在医生的建议下,莉莉服用了一代TKI,服药后常常做血常规监测。从三天一查,到每周一查,再到每月一查,以及每三个月查融合基因。经过规范的监测,1年BCR-ABL融合基因转为阴性,之后也一直规律治疗和监测。
 
   在经过系统检查后,病情已经稳定的莉莉停药备孕。在孕期的检查中,身体一直未见异常,而且在停药期间,基因一直是阴性。最终,在妇产科和血液科的双重保驾护航下,孩子顺利降临,母子皆平安。
 
   朱红倩医生说,慢粒不会传染,也不会遗传。针对特殊人群,尤其是生育期女性,只要进行严格的妊娠前监测和管理,当一个伟大母亲的梦想完全可能实现。
 
 
  
慢粒靶向药
贵州率先进入医保
 
   如果说靶向药物为慢粒患者实现“治愈”梦想提供了可能,那么,国家医保则为实现这一梦想提供了重要保障。
 
   朱红倩医生介绍,早在2013年开始,贵州便将慢粒纳入新农合医保范畴,报销比例高达80%,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患者经济负担,率先走在了全国前列。
 
    而在2017年与2018年,国家已经将一代TKI与二代TKI药物相继纳入医保目录,这对于患者来说是治疗的福音。而且,国家医保对慢粒的关注,让患者可以在医保范围内选择使用高品质的原研药物,不仅保证治疗效果,患者还可以拥有更好的生活质量。
 
    据悉,慢粒病发病原因是由于bcr-abl融合突变,需要使用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而靶向治疗就是精准治疗,开启了慢粒治疗新时代。一代TKI将慢粒从一个致死性癌症转变成可管理的慢病,而二代TKI的出现,进一步使得慢粒患者更少疾病进展,获得更早、更深分子学反应,为更多患者实现有可能的无治疗缓解。在使用后,慢粒患者的5年生存期已经达到90%,很多患者可以慢慢达到停药状态。
 
   “由于慢粒早期无明显体征或症状,但如果不及时治疗,通常在3到5年内可能进展至终末急性期而导致死亡。”朱红倩医生说,初诊慢粒患者经过分子靶向药物的治疗,明显有助于延长患者的生存率,目前大多数慢性期患者的预期寿命接近正常。“这就要求我们早发现早治疗早治愈,定期的体检非常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