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峙3小时后才攻入夜总会,可能贻误事件处置的最佳时机

我要评论 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日期:2016-06-15 10:17:12   [0人评论]

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一家夜总会12日凌晨发生的枪击事件震惊全美,引发舆论和不少专业人士反思。针对警方在与枪手交火后对峙3小时才攻入夜总会的做法,一些警界专家认为,这样的应对策略过于“拖沓”,可能贻误事件处置、伤亡控制的最佳时机。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前,人们举着标语参加关于枪支使用安全和防止枪支暴力的集会。
 
  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一家夜总会12日凌晨发生的枪击事件震惊全美,引发舆论和不少专业人士反思。针对警方在与枪手交火后对峙3小时才攻入夜总会的做法,一些警界专家认为,这样的应对策略过于“拖沓”,可能贻误事件处置、伤亡控制的最佳时机。
 
  专家质疑
 
  当地时间12日凌晨2时左右,阿富汗裔美国人奥马尔·马丁携带一支突击步枪、一把手枪和“其他装置”来到奥兰多市“脉动”夜总会门前。他起初在店外开枪,与一名警察交火。在另外两名警官赶到现场后,双方交火持续。而后,马丁进入夜总会内一个卫生间,劫持多名人质。
 
  一些专家说,马丁进入夜总会前,现场状况尚处于“活跃枪手情境”,如果警方此时能够立即对事件加以处置,哪怕只有一两名警察,情况都可能不同。
 
  按这些专家的说法,从以往大规模枪击案汲取的教训看,即便冒着巨大风险,警方也必须迅速进入事发现场,以遏止枪手威胁、挽救更多生命。
 
  “我们生活的世界已经不同,”专门研究枪击事件应对策略的前特警队员克里斯·格罗内克说,“(及时采取)行动(的效果)绝对胜过无所作为。”
 
  美国亚拉巴马大学犯罪学副教授亚当·兰克福德对大规模枪击事件有研究。他说,3个小时的时间长度不同寻常,一般“从执法人员所需的回应时间可以预测(事件的)死伤人数”。
 
  在质疑警方应对迟缓的同时,专门研究枪击事件应对策略的前特警队员格罗内克也提醒说,以往大规模枪击案的教训表明,尽早逃离现场比就地找地方躲起来更有助于“保命”。
 
  警方辩解
 
  至于缘何与枪手对峙3小时才攻入夜总会,奥兰多警察局长约翰·米纳给出的解释是,一般来说,当事件从“活跃枪手情境”转入“人质危机”后,执法人员通常会先尝试与劫持者谈判。
 
  米纳说,由于马丁劫持了人质,警方不得不“重新评估现场局势”。他说,马丁在夜总会卫生间里拨打了911报警电话,声称“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而后,警方谈判专家介入,试图与马丁对话,“我们有一个危机谈判人员小组和嫌疑人对话,试图尽可能多地获得信息”。
 
  谈判中,马丁提到了“爆炸物和炸弹”,这促使米纳最终下达强攻进入夜总会的命令。当地时间凌晨5时左右,警方利用控制爆破和装甲车推倒夜总会外墙,攻入店内。马丁随后在与警方的交火中被击毙,至少30名人质被救出。
 
  米纳则表示,之所以延迟3小时采取行动,一是考虑到谈判,二是忌惮枪手扬言有炸弹。
 
  (据新华社电)
 
  相关新闻
 
  枪手或有同谋
 
  据中新社电 枪手马丁的一位老同学表示,马丁是同性恋,有时出入同性恋夜总会。这位爆料同学还表示,马丁曾找他约会。
 
  据美国媒体报道,现场目击者、26岁的简尼尔·冈萨雷斯表示,枪手或有同谋。他说:“我很确定不止一个人。我同时听见两把枪的声音。那非常、非常疯狂。”
 
  谈及现场,冈萨雷斯说:“50个人争先恐后地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有个家伙霸住门口,不让我们出去。他说‘待在里面,待在里面’。他一边说话,枪手一边越来越接近我们,子弹的声音也越来越近。所有人都慌了神……这家伙那是在阻止我们,不让我们出去。也许他们是一伙的。”
 
  幸运的是,冈萨雷斯当时在夜总会左厅,而枪手径直去了右厅。冈萨雷斯因此躲过一劫。
 
  国际时评
 
  枪击案撕裂美国社会
 
  佛罗里达州奥兰多12日发生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在当下美国特有政治生态中,在距大选不到5个月的时点,枪击案在政治方面引发“喧哗与骚动”。循着2016年大选相似的轨迹,这一枪击案再度分化美国政治,撕裂着美国社会。
 
  “分化点”之一,美国走向“更包容”还是“更设防”?半年多时间内,美国相继发生南加州和奥兰多两起重大枪击案,其制造者或多或少与移民相关,且都有“激进倾向”。
 
  但是,假如因此而对特定族群、特定地区来源人群进行防范并推而广之,美国甚至可能在社区间建立无形的“墙”。民调显示,宣扬“建墙”、禁止穆斯林入境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特朗普,在巴黎恐袭、南加州枪击案后支持率飙升。这凸显美国的“外来恐惧”并非空穴来风,且有一定的民意基础。奥兰多枪击案后,特朗普重申这一主张,试图借枪击案再次激活部分人心中的“恐惧”。
 
  特殊情况下,言辞激烈会博眼球并成热门话题,但保守派的“设防”难赢得更广泛的响应。它不仅可能激化族群矛盾,甚至适得其反。“设防”必将增加社会隔阂、强化部分群体的边缘化倾向。
 
  “分化点”之二,美国需要“强力反恐”还是“常规反恐”?奥兰多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说奥巴马政府反恐不够强硬。保守派代表人物之一、美国常驻联合国前代表博尔顿撰文说,奥巴马政府反恐是“怠惰、没准备的”,对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武装“缓慢、随便的进攻”给了他们时间和机会。
 
  “9·11”之后,美国反恐已经16个年头了。但奥兰多枪击案再次表明,美国仍未走出“越反越恐”的怪圈。如何反恐、如何应对恐怖主义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将不可避免地成为“左”“右”之间吵嚷的焦点。
 
  但争吵却未必吵出结果,“左”“右”争吵中达成妥协一致,似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