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和平宪法,构筑永久和平框架

我要评论 来源:解放日报   发表日期:2015-06-21 18:09:11   [0人评论]

   在世界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安倍政权却公然向亚洲各国人民叫板,编制了战后最大的国防预算,视构筑和平理念为无物。更为甚者,其无视以放弃交战权为重要内容的和平宪法,开始着手准备研究自卫队参战的法制……那么,我们要如何防止日本右翼修宪、扩军呢?我认为办法不是没有,若让以放弃交战权为核心的日本宪法第9条评选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就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
 
    军国主义奴役国民
 
    70多年前的侵略战争,日本军国主义利用国家神道这所谓的狂热宗教,从幼儿时期就开始训练操控国民的精神、信念,让本来具有平等公民权的日本国民如同奴隶般,被驱使到战场上作战,这是其它任何国家所没有的。而这也是日本近代国家主义制度的特点,靖国神社恰恰位于该制度的金字塔顶端。这是安倍晋三执意参拜靖国神社的思想根源。
 
    封杀这种恶魔式的政治制度,是日本宪法第9条的使命。这部宪法不仅是日本人民也是世界祈愿和平民众的骄傲。为此,极右势力的主要目标是修改和颠覆和平宪法。在安倍政权推出的各种政策的延长线上,都能看到谋求修改宪法第9条的影子。
 
    财阀军阀是战争元凶
 
    日本战败后,美国占领军采取的政策,首先是解散财阀和军阀集团,这两股恶势力是执行侵略殖民政策的元凶。财阀的野心是驱动军阀发动侵略战争,使用军队占领统治朝鲜半岛和中国大陆,以掠夺财阀所需的物资和人力资源。财阀是日本政府权力的根源、幕后黑手。财阀与军阀的野心是整个侵略战争的原动力和出发点。
 
    被解散的财阀与军阀,在日本战败后的发展过程中仍值得给予关注。美国在战后发动的几次战争,使日本财阀得以起死回生。
 
    朝鲜战争时,在保障美军生产各种军需物资中他们获得了重生,被解散的军事力量和警察力量也开始逐步恢复,这成为今日的自卫队。
 
    持续时间更长的越南战争加速了这一进程,而美苏冷战结构的形成,使日本战争势力的再次复活成为可能。这与德国完全不同,华盛顿的这种对日利用策略,促使日本战前的战争势力又一次复活了。
 
    美插手复活极右翼
 
    与日本极右势力合作的是美国的某些谍报机构,复活的财阀在美国这些势力的正式许可下,再次经手武器弹药。为此,他们对和平宪法的挑战,是在华盛顿与东京右翼、战争势力的合谋下具体推进的。
 
    日本宪法第9条(放弃交战权)是日本向亚洲各国人民深刻反省谢罪的最佳方法,不仅在野党,执政党的民主派人士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都认为它是“冠绝世界的和平宪法”。
 
    向宪法挑战的是美国的一些政治势力及日本国内沆瀣一气的财阀、极右势力。以修改和平宪法为纲领的政党,是逼迫吉田护宪内阁下台后诞生的自由民主党,当时它就把修宪写入了党纲。但其后在反对民族主义的党内民主派的努力下,一直成功地防范了修宪议题。但从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狂奔的小泉内阁开始,党内民主派力量逐渐衰退,其原因也有受小选举区制度的影响,与提供选举资金的财阀有很大关联。
 
    在美国谍报机构协助下再次出山的岸信介,在逼迫吉田护宪内阁下台后,迅速地把政权的重心集中放在国防力量的恢复与建设上。可以说若无美国强有力支持,这几乎不可能。或者说若没有美方经费和财阀资金的大力援助,岸信介是很难担任自民党总裁和首相的。
 
        财阀助长安倍暴走
 
    日本的权力源并不在政党和官僚方,也不在靠广告费赚钱的媒体舆论界,而是财阀。相似于美国的洛克菲勒,日本的代表性财阀是三井、三菱。岸信介、安倍家族与三菱关系特殊。
 
    财阀、三菱与岸信介的关系可一直追溯到战前。无财阀,军阀等于无。无财阀,则今日岸信介的外孙安倍晋三、“自公”联合内阁也可以说是不存在的。
 
    有着“昭和妖怪”之称的岸信介,在东京帝国大学接受国粹主义的洗礼,二战期间在东条英机内阁中,作为财阀利益代表的商工大臣十分活跃,以至战后被判为甲级战犯。但被美国谍报机构收买利用后,再次进入政坛,作为反共首相,其上世纪60年代强行推动签订了新版 《日美安保条约》。下台后岸信介的唯一痴心妄想就是挑战和平宪法。
 
    安倍的野心就是岸信介的野心。“贯彻岸信介路线”是安倍的工作,由此分析,对于如今安倍危险的政治暴走就可以有所理解。对于安倍欺骗舆论而多次公开宣扬“积极和平主义”,我们必须引起足够的注意和警惕。
 
    近年,日本右翼势力又组织成立了“日本会议”这一极右团体。安倍内阁阁僚的大部分,是“日本会议”成员,也就是极右的国会议员。这些都是不见诸报纸电视的秘密。另外,极右势力后援团体中有一个叫“统一教会”,也一直援助安倍等极右议员。
 
    此外,安倍还指定任命了NHK 会长,使NHK堕落成为政府的舆论操弄工具。
 
    引发东亚紧张局势
 
    今年秋天若宪法第9条不能获颁诺贝尔和平奖,日本的改宪扩军将几近于实现。为此,今秋是决胜负的关键之季。这才是岸信介、安倍之流的痴心妄想、财阀们的宿愿。在战后70周年来临之际,亚洲的未来或又站到历史的分岔路口。
 
    安倍政权的战略是,对于欲在对外安保活动中率先投入使用自卫队的美军,日方故意抛出诱饵让美方满意高兴。这诱饵就是行使集体自卫权,它已确定在国会强行通过。当前在野党分裂、弱化,执政党明显将强行通过决定。
 
    自卫队参战法制的制订,将对美军需产业界与日本财阀的强化合作提出规范。日政府在事实上已否定“武器出口三原则”,开始堂而皇之地走上售武之路,财阀们的意向将得以百分之百实施。日美军需产业界的合作与强化,必将引发东亚地区的紧张局势,也将对中、俄、朝鲜半岛产生深刻影响。
 
    而对于目标是修宪的安倍政权而言,周边国家的强烈反弹也将提供一个良好的契机与借口。
 
    明年秋天,我们将看到安倍的策略强行推进,进行议会与国民投票,最终达成破坏宪法第9条的目标。
 
    作为封堵安倍策略的有效手段,就是让宪法第9条申请2015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动用世界舆论的力量,来封杀日本民族主义势力的野心。这一和平请愿运动,不仅需要亚洲各国人民参与,世界爱好和平的人士也要参与。如此,就有获胜的极大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