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不是卑鄙生意同义词 赫芬顿邮报要做正能量

我要评论 来源:国际在线   发表日期:2015-02-13 20:07:30   [0人评论]

据观察者网消息,今年已经65岁的奥利安娜·赫芬顿是希腊裔的美国人。差不多10年前,她一手创办了世界第一份纯粹意义的网络报纸:赫芬顿邮报。支撑该报的两大要素是:优质的网络博客写手以及新闻聚合,从政治到流行文化,几乎无所不包。

  有着多年媒体从事行业和写作经历的赫芬顿现在却开始反思长期以来关于新闻的定义。在过去不久的达沃斯论坛,她向全世界宣布了赫芬顿邮报新的方针,专注于“正能量”新闻,也就是她所说的“What’s working”。在报纸行业面临汹涌浪潮的当下,媒体人歇斯底里地寻找新出路,何去何从却没有清晰的思路。“内容为王”当然是真理,媒体永远只能拼内容,但何为优质内容?且听赫芬顿邮报掌门人怎么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赫芬顿邮报掌门人:奥利安娜·赫芬顿

  以下为译文原文:

  新闻业有一句经典的话,“无流血,不头条”(If it bleeds, it leads ),也就是,如果新闻的内容充满了流血事件,那么这则新闻总是会出现在头版,引起人们注意,这个“准则”指导了新闻编辑室至少几十年。关于暴力、悲剧、异常、腐败的事件总能给予突出的报道,成为小时播报,电脑、手机屏幕以及报纸的“头条”,新闻工作者相信这些是公众最想看到和读到的故事。

  这种理念在事实和伦理上都是站不住脚的,其代表的是蹩脚的新闻业。作为记者,我们的职责是向公众描述一幅准确的画面,也就意味着画面的“全景”。只呈现悲剧、暴力、混乱等破坏性和“不作为”的事件,把我们身边的很多事情都忽略了。在暴力、贫困和损失的困境下,人们是如何团结起来,共同面对这些挑战的?其他关于创新、独创性、同情、恩惠等的故事呢?如果媒体只是呈现黑暗的一面,那么我们并没有履行好作为记者的职责。

  更重要的是,我们并没有提供给读者和观众真正想要的东西。

  上个月在达沃斯,我们向全世界宣布了赫芬顿邮报的编辑方针“What’s working”,我们将大幅增加“正能量”的报道。尽管我们仍会一如既往地报道“不作为”的新闻,包括政治动荡、腐败、道德败坏、暴力和灾难等,但我们想超越“无流血,不头条”的局限。需要清楚的是,我指的不是那些简单的心灵鸡汤,会心一笑的片段,也不是讨人喜欢的动物等(不用担心,我们还会给你大量这样的故事)。我是指,我们将致力于讲述普通老百姓和社区的故事。他们做了哪些了不起的事情?面对挑战时,是如何克服困难,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最后成功应对的?通过“照亮”这些故事,我们希望可以产生一种积极的感染力,放大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拓展出去,在更远的地方“生根发芽”。

  这不仅是好新闻,同时也是一门绝妙的“生意”。研究表明,与“无流血,不头条”的信条相反,人们想要更多建设性和积极向上的故事。赫芬顿邮报是Facebook上转发最多的媒体,我们发现,积极的故事是读者最愿意浏览和分享的。除了我们自己的数据,还有其他研究也佐证这一点。沃顿商学院的教授Jonah Berger著有《传染性:为什么事件会流行起来》一书(Contagious:Why Things Catch On)。他与同事Katherine Milkman于2013年,对《纽约时报》为期六个月邮件分享最多的报道进行了分析,发现人们更倾向于分享可以唤起积极情绪的新闻。

  做出准确的判断对于新闻行业来说是及其重要的,但长期以来我们关于新闻的定义几乎等同于暴力、混乱和灾难。
 

赫芬顿邮报创始人奥利安娜·赫芬顿赠言观察者网

  媒体不仅很少报道问题的解决方法,以及建设性力量(通常这些新闻被降级为地方广播台节目最后的“英雄人物”趣闻轶事,或者“养生”部分的生活贴士),同时我们花费了大量时间在很多毫无新闻价值的故事上。比如,上个星期,Mitt Romney举行发布会宣布不再竞选下一任总统。一时间这成为了全国话题,发布会前后的几个小时,似乎整个国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

  “刊登一切适合出版的新闻,”(allthenews that fit to print)是时任纽约时报发行人Adolph Ochs在1896年创造的标语。她希望以此抗衡当时哗众取宠的黄色新闻业。然而一个世纪后,可以发现,那些剩下来的新闻不是“不适合”出版的新闻,而是“真正的”新闻。关于适合/不适合的争论早已过时,也已寿终正寝了。新的行军命令应该是报道“一切新闻”。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定义,什么才配得上是“新闻”?

  首先,新闻应该是准确的反应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每日邮报(Daily Mail)的副主编Tony Gallagher最近在《卫报》上发表文章,承认媒体经常“跟不上”。“犯罪率实际在下降,”他说,“但从全国性电视台上你感觉不到,因为我们依然报道了同样多的犯罪,同样多的谋杀审判。我们没有反应世界的真实情况,这是危险的。”

  Steven Pinker是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在其著作《人性的天使:为什么暴力已经减少》(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 Why Violence Has Declined)中,他写道,实际上我们正生活在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不暴力和残酷的时期。这并不是粉饰存在我们生活中的种种问题。Peter Singer对Pinker著作的书评写道,“尽管新闻报道中依然存在那么多残酷的事情,但诸如内战、种族灭绝、压迫和恐怖主义等组织性的冲突已经大大减少。”

  媒体的报道与现实相差多远?据媒体和公共事务中心(Center for Media andPublic Affairs)的研究报告,20世纪90年代,在谋杀率下降了40%的情况下,媒体关于谋杀的报道篇幅却上升了500%。

  世界充满了危机、动荡和腐败,带来了严重的悲剧性后果。我们当然会继续不遗余力的报道,从“伊斯兰国”和“博科圣地”到气候变化、埃博拉、青年失业以及不断加大的贫富差距。但即使这些新闻,呈现出的画面也应该是完整的。人们的反应是怎样的?他们是如何帮助邻居的?这些有关他们怎样应对的故事经常被遗忘了。

  我们没有向观众呈现完整的画面是有多重机会成本的,包括日趋严重的犬儒主义,人们开始屈从现实,消极厌世,到最后,对问题能得到解决陷入绝望。当我们呈现的是画面的全部时,从他们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们如此渴望得到。

  Sean Dagan Wood是英国网络以及印刷杂志正能量新闻(Positive News)的创始人,该杂志的口号是,“为改变而呐喊”(Inspiration for a change)。他在TED演讲中,清楚地表述了他的想法:

  新闻业另一种积极的形式不仅使我们更加幸福,而且可以激发我们参与社会的意愿,成为诸多问题得到解决的“催化剂”。
 

改革后的赫芬顿邮报将更注重讲述老百姓和社区的故事

  无独有偶,从华盛顿邮报的订阅新闻“the optimist”到纽约时报的“Fixes”栏目,还有解决问题新闻网(SolutionsJournalismNetwork)以及Upworthy和NationSwell这样的网站,都是新闻业对这种形式的尝试。

  就如Twitter的副总裁ChrisMoody告诉我的:

  无数证据表明,从全球范围来看,Twitter上积极的信息比消极的参与性更强,到达的范围也更广。我们今年将发布可以证明这一论点的数据研究。这些发现可以说是影响深远的,不仅影响到如何判断什么是富有创造力的编辑内容,同时也意味着企业不得不重新思考公众参与,从而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准确的反应客观世界以补缺今天新闻业在这方面的空白,当然不是隔着玫瑰色的玻璃来看世界。“怜悯疲乏”(compassion fatigue)指的是,媒体往往向读者提供太多消极的描述和故事,这些所谓的“独家新闻”常常导致他们情感上撤离。LisaWilliams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位社会心理学家,他指出:

  听的越多那些扯动我们心弦的事故、痛苦和不幸,我们越倾向于“撤离”,不再有那种强烈愿望去提供帮助了。

  他1999年出版著作《怜悯疲乏:媒体如何兜售疾病、饥荒、战争和死亡》(Compassion Fatigue: How the MediaSell Disease, Famine, War and Death),书本的副标题可以看出,Susan D. Moeller认为媒体难辞其咎:

  今天很多国际报道以失败告终,“怜悯疲乏”是一个被忽略的原因。社会对新闻业的抱怨有很多,诸如公众注意力分散以及对国际新闻厌倦;媒体报道不固定,过多集中危机的负面消息等,也可以在“怜悯疲乏”中找到原因。

  聚焦于建设性作用的深度新闻没有理由不能问鼎最高新闻荣耀。比如,1943年,奥马哈世界先驱报(OmahaWorld-Herald)就获得了普利策公共服务奖,奖励其为战争所做的开创性贡献,该报计划发起了收集废弃金属的全国性运动。这个内布拉斯加州的计划被全国其他几乎所有日报采用,使得全国统一起来,成功为战时的工业提供了必需的废弃金属。该报的行动就是“正能量”的完美体现:当全球深陷危机的泥淖时,该报的报道把整个城市的人聚集起来,为战争收集了数量以吨计的废弃金属,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更是感染了全国其他的报纸。该报甚至举办了捡拾废弃金属大赛,并授予那些年轻参与者“废弃物童子军”徽章。

  另一个普利策奖的案例是在半个世纪后。1997年,北达科他州的大福克斯市发生了该州历史上最大的自然灾害:大范围的洪灾后,暴风雪和火灾带来了更大破坏。当地报纸大福克斯先驱报(Grand Forks Herald)不仅记录了这场灾难,更向读者提供了完整的“画面”,也因此而获得了当年普利策新闻公共服务奖。这些报道的内容包括,因为北达科他大学的图书馆地下室的材料面临被淹没的威胁,志愿者从几英里的地方赶来救灾;市政厅的办公室暂时移到就近的舒适酒店(Comfort Inn);大学为那些因受灾而无家可归的人们提供住宿和日常照顾。正如该报的Mike Jacobs和Mike Maidenberg所描述的:

  我们所有人一定在想,还有没有哪个社区的人们经历过如此多的灾难?但我们知道,一定是有其他人的。我们奇迹般的拯救了那么多生命。另外,很多陌生人过来提供帮助,尽力所能及之力,甚至为受灾者提供住所,我们也因此获得了珍贵的友谊,这一点是了不起的。

  我们经常听到抄袭犯罪(copycat)的报道。我们想要以“正能量”的原则来激发解决抄袭问题的办法。

  我们因此和全球公民(GlobalCitizen)合作,希望赫芬顿邮报上刊登的“正能量”报道,可以启动读者“行动的按钮”,促进他们可以就贫困到教育等一系列社会议题采取行动。尽管“正能量”新闻是一项全球性倡议,我们希望赫芬顿邮报的每个版本都具备足够的敏感度和专业技能来完成“解决问题”的报道。因 此,每个版本都会有其自己的名字,比如法国版的Le HuffingtonPost名字是 a Marche;巴西版的BrasilPost是Tem Jeito!通过不同版本间的相互翻译,这些几乎来自全世界的“解决问题”的报道,就可以促进“正能量”方针的进一步沟通对话。

  依靠一己之力是不够的,我们也因此和南加州大学安纳堡传播与新闻学院(USCAnnenberg School for Communication and Journalism,又译为南加利福尼亚大学——观察者网注)一起合作,共建了“正能量新闻挑战”(What's WorkingChallenge)的项目,帮助教育和培养下一代新闻工作者,以讲述人类故事的全貌。从2015年春季学期起,我们的编辑将和USCAnnenberg的学生一起工作,鼓励他们采用“正能量方针”的报道原则,严格而富有创造性的运用到采访写作的训练中。我们将帮助学生辨识以及构建这样的故事,使得这些报道可以在网络上达到最好的传播效果。同时,他们当中最好的作品将会以全媒体的方式(包括文字、视频等)在赫芬顿邮报网站上呈现出来。Willow Bay是Annenberg School of Journalism的主管,同时也是赫芬顿邮报高级编辑,他说:

  我们希望学生学习新闻来改变世界,但同时也希望他们可以改变新闻行业。“正能量新闻挑战”项目刚好给他们同时做好这两件事情提供了很好的机会。(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奥利安娜·赫芬顿)